回 主 目 錄

我可以嗎?

香港教區

倪德文神父

 

八一年的復活節夜間禮儀中,我和數十位候洗的兄弟姊妹剛領過入門聖事。在領受人生第一次聖體後,我問了自己一句話:「我可以做神父嗎?」就這樣,我開始了回應聖召的道路。

 

一如很多中學畢業生,在面對人生的抉擇時常是感到迷惘。要做個怎樣的人呢?要找些甚麼工作呢?如何才可使自己得到成功呢?人生究竟是為了甚麼呢?記得一次,我們一批經歷過會考失意的同學(中五重讀生)在談論如何安排今次的畢業聚餐時,引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反省。我們起初只知道大家又可以一起吃喝玩樂,互相憐惜,因為我們都是同病相憐。期間,一位同學在言談中說起人生的意義,本來為商討怎樣去玩個痛快的會議立時變得嚴肅起來。各人開始認真的說起自己的抱負和理想,有的說自己不會放棄學業,無論怎樣都會堅持繼續讀書,希望能 ...... 其中有位同學更說到他的基督信仰,但當時我那媟|聽得入耳,因為我心中正在自問:我呢?我又怎樣呢?我真的有點迷糊,我可以做些甚麼呢?當文員?工廠工人?學師做技工?或是繼續讀書?問題似乎總是沒有答案,不過在我心中已泛起了很多漣漪。看來,上主要迫我面對自己的生命。那年會考的成續,一如所料,雖有進步,但仍是未達到入讀中六的要求,仍是不及格。在痛定思痛之後,我決定再給自己一次機會,經與家父商議後,我再次重讀中五。不過,今次我決定要為自己的生活負責,於是我轉到另一間學校繼續讀下午班,在放學後到工廠去做兩小時夜班為支付生活所需,利用上午作為讀書溫習功課。正當我開始積極地為面對自己的人生時,就在那年的聖誕平安夜,天主介入了我的生命,使我的人生更上一層樓。

 

當時正是七九年的聖誕平安夜,一如過往的聖誕夜,我們一班同學都會一起開舞會慶祝一個不知為甚麼要慶祝的節日,只是有得玩,又可以識女孩子,何樂而不為。但奇怪的是,今次我一點興緻都沒有,只感到納悶非常。當晚因為舉行舞會的地方是在一個天主教家庭中,他們全家人會在子時到聖堂參加聖誕子時彌撒,所以舞會在子時前就結束。由於與這家庭相熟,我被邀請與他們一起參加子時彌撒。眼見今夜心情欠佳,到教堂聽聽聖詩,總比悶著回家為好。當時我對教會禮儀是一無所知,只是人跪我跪,人企我企。不過,從中我卻得到了啟發,在柔揚的聖歌之中,我感到內心的平靜,恍惚從來沒有過。在神父的講道之中,更給了我很重要的啟迪:福音?耶穌基督救世主?得救?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當晚之後,我不知那堥茠漣l引,自此之後,每個主日都偷偷地返回聖堂坐在最後排,靜悄悄的留心神父的講道,自然地也開始向天主祈禱。本來並沒有打算參加甚麼道理班入教,但是從神父的道理中得到了很多安慰和啟發,再加上眼見人人熱心地領受聖體,心中十分渴望與耶穌有更親密的交往。就是這樣,我開始了人生新的一頁,在八零年加入道理班──慕道。在慕道期間,在天主聖言的啟導之下我更加積極面對自己的生命,使我體驗到天主愛情的力量,終於我在八一年的復活節領受入門聖事。

 

神聖的時刻終於來臨,主耶穌藉聖體聖事來到我心堙C在準備領洗時,神父給了我們一張「領洗 / 退省許諾」的單張,他請我們在領聖體後利用此咭作祈求和決志。其中的一項:耶穌我願意 ... 。當其時,我心埵蛣M地出現了以下的想法:主耶穌,感謝你所給我的一切,我可以為你做些甚麼呢?眼見神父們正忙碌地為教友分送聖體,於是我說:「我可以做神父嗎?」就這樣,我開始了另一段慕道的旅程:聖召的回應。

 

回應聖召真的不簡單,自問學歷不高,經過了三次中學會考,雖然順利得到合格的成績,但我早就打算投入社會工作,不會報讀中六。可能自知不是讀書的材料,而且入大學的機會比較渺茫,所以不想再浪費時間和金錢,只希望能在工作中尋找其他發展的機會。眼見神父們都是飽學之士,當時所認識的都是慈幼會的神父,他們大都是從事教育工作,反觀自己讀書成績欠佳,那有能力去教育下一代呢?要做神父真的談何容易,再加上我已與一位女孩子開始有感情上的發展,試問天主又怎會揀我呢?正如在聖經中,天主所安排的往往出人意表:「 ... 天主的看法與人不同:人看外貌,上主卻看人心」(撒上 16:7 )。天主知道我們是怎樣的人。

 

新生的喜樂使我積極更投入教會的生活,每日參與感恩祭,每主日在堂區投入服務:讀經、歌詠團、青年會等等。可是「蜜月期」很快就結束,聖召主日的來臨,使我從高漲的情緒之中冷靜下來。「我可以當神父嗎?天主真的要我嗎?我可以嗎?」有一天看到公教報中聖神修院暑期三日兩夜「聖召生活營」的廣告,心埵釭捙囓H抗拒的催迫力,在幾經掙扎,及與當時聖堂的神父接觸後,我終於填寫了參加表格。有一晚,當時聖神修院的副院長梁達材神父來電話說已接納我入營,由於我從未參加過這類聚會,於是我問:「修院是怎樣去的?我要帶些甚麼來?」在指點路線後,梁神父加上了一句:「帶你的心來就夠了。」就在八一年八月的三天公眾假期,我在聖神修院參加了探討聖召的生活營。修院給我的第一個感覺就好像歸家一樣,雖然我從未到過修院,但我十分喜歡那堛漱@切:花草樹木、中式的建築、團體生活等等都深深的吸引著我。在三天的體驗和與十多位兄弟共同探討司鐸聖召,使我對神父的使命及生活方式,和對天主的召叫有更多的認識。原來做神父不是我所想像之中的沒可能,一如亞巴郎的經驗:天主自會照料!因為是天主揀你,而不是你揀天主。不要怕,只管信。來跟隨我吧!由那時起,我每月一次到修院參加生活營,與十多位青年朋友一起繼續探討司鐸聖召。經過了一年多的追尋和反省,終於在八三年八月與其他六位青年被接納加入教區聖神修院。

 

說來似乎很順利,其實有很多難題為我是不知怎樣解決的。例如怎樣向非教友的父母說自己做神父的意願?怎樣解決剛開始的戀情?自己是否真的合適做神父等等,為我都是難以解答的疑問。一如聖母在領報時所要承受的困難一樣,為聖母瑪利亞要成為救世主的母親是超過她的智慧所能瞭解的,但因著她的信德和願意合作,天主的計劃得以完成。感謝天主,藉著聖母的榜樣,我得到了啟發和支持。「看,上主的僕人願照你的旨意成就於我吧。」父母因著我入教後對生活及信仰的熱忱,對人的關懷和做事比從前更認真,他們也看出我有投身教會的意向。結果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父親主動問我,是否有意做神父,也是他在家庭中第一個接納我走上奉獻生活的路。至於感情方面,天主的吸引力比女性為我更大,在參加聖召生活營以後,我已決定要冷卻那段剛開始的戀情。最後也鼓起勇氣向女友表示自己的選擇和意願,雖然她不明白為甚麼會這樣,但最終她也看得出信仰為我比她更為重要,她接受我的決定並選擇了自己的路。現在她有自己的家庭,已為人母了。

 

一如聖詠第 118 首:「匠人棄而不用的廢石,反而成了屋角的基石;那是上主的所作所為,在我們眼中神妙莫測。」(詠 118:22-23 )再問我是否可以做神父?我只能說:「主!一切你都知道,你曉得我是誰。願照你的旨意承行於我吧!」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