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乞丐與救主

法雲

在台灣已看不到乞丐。偶然在車站附近或地下通道有人伸手要錢,但那些伸手的人穿戴整齊,並不像乞丐。幾十年前的中國大陸就不同了,在街上或在無人的一隅,會不期然地躺著一個衣不蔽體的乞丐,向路人投著乞憐的眼光。小若望是在一次看到這樣一個男乞丐時,感到心如刀割,無能為力,只覺自己太弱小、太貧窮了,不能給那個可憐人帶來一點好處、一絲安慰,只得讓他絕望地躺在那裡。

又有一次,小若望跟同學們到野外郊遊,在一座七層寶塔裡遇到一個以塔為家的老婦人,雖然她不是乞丐,但確是一個無家可歸的老太婆。她手裡捧著一碗飯,飯上幾條小魚乾,只吃了一半,說另一半要留著當晚飯吃。這時小若望心想,如果能把她接到家裡去奉養多麼好,但他做不到,家裡的人也不一定會答應,只得悶悶不樂地離開了老太婆。

終於小若望接觸到天主堂。不知道是甚麼大人物到達,他們把宗教儀式安排在草場上舉行,大概是一次付堅振聖事禮罷。小若望甚麼都不懂,只覺那些人穿著的很好看,一群孩子捧著的洋燈籠很別緻。特別是那些節奏溫柔、安祥悅耳的聖歌,真是百聽不厭。其中有一首簡單樂曲,從此就留在他耳裡,歌詞當然聽不出。很多年以後才知道,那原是兒童們所唱的一首預備領聖體的歌,歌詞是:「可愛的好耶穌,我求你,到心來。賞賜我,大福樂,我感恩,又還愛。」

小若望的家人對天主堂的那些外國傳教士一向有很好的印象,總覺得他們是好人,很有禮貌。但對他們的生活方式,及他們所傳的甚麼教,可實在摸不著頭腦。現在既有了初步的接觸,就去聽罷,好在還有傳教先生及女校的大姑幫助講道。聽來聽去,還是懂不了多少,但又覺得所聽的是頗值得相信的。無論如何,道理聽完了,相信了,又知道發上等痛悔和下等痛悔了,就有了領洗的條件。於是小若望家人領了洗。

孩子們在學校裡還有聽道的機會,聽多了,也懂得多些。特別是那些聖人的小故事,甚麼聖斯德望啦、聖老楞左啦、一個被石頭箍死、一個在烤架上烤死;還有聖方濟各跟魚兒鳥兒講話、聖多瑪斯肚子大要把書桌挖個圓圈才讀書寫字等等,都很有趣。不過一開始訓話就不起勁了,至於十字架、犧牲、吃苦,更是聽不入耳。

有一年的聖周,在周四耶穌建立聖體聖事的那天,神父特別給孩子們講了耶穌給門徒們洗腳的道理,講完以後就跪下吻第一排孩子們的腳。小若望不在頭排,沒能給神父吻腳,但對那一天的道理卻感受頗深。他好似第一次聽說耶穌是救主。那麼耶穌應該能救那個乞丐,能救那個寶塔裡的老太婆,能救很多很多人。神父又說過,當神父是當基督第二,是跟基督一齊救世。這更打動了小若望的幼小心靈,他立志要當神父,要做基督第二,好能與基督一同來救世。想不到從前那心如刀割的痛苦,那種找不著出路的無力感,現在有了紓解:把一切託給耶穌去管,祂是救主。

一位不太規矩的老師聽說小若望要去修道,就警告他說:當神父就不能結婚,不能享受夫妻間的樂趣呀,你以後不要懊悔才好。這些話聽在一個小孩的耳裡當然不十分清楚,也不構成甚麼大誘惑。但小若望不為所動的主要原因,還是他那要做基督第二的志向及要救乞丐的願望。基督救主的號召已在他幼小的心靈裡發生著無比的威力,可以過五關、斬六將,達成他的理想。這樣,小若望終於進了修院。

人小心不小,在修院裡,小若望與其他同學一樣,愛玩、愛郊遊、愛養鳥、愛種花,就是不愛念書。不過一有機會他倒喜歡在親朋中講道,有時成功,有時失敗。那時教理書中的聖號經正在蛻變,由「因罷德肋,及費略,及斯比利多三多名者,亞孟」變為「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亞孟」。鄰居有個讀書人為難小若望說:你們天主教的經怎麼改來改去?他卻振振有詞的答說:並沒有改呀,只是音譯意譯的不同罷了。這是一次成功。

另外一次,大母舅的一個兒子開玩笑說:你們天主教神父不結婚,真是怪里怪氣的。小若望根據自己聽過的一段聖經答說:不結婚的人將來在天堂上有特別的位子,羔羊走到哪裡,他們跟到哪裡(參閱默13:4),別的人可跟不上哦!這位表哥聽了很不服氣,以不屑口吻說,這種故事在我們中國古書和小說裡多的很呢,你們的聖經有甚麼了不起。這是一次失敗。

成功也好,失敗也好,小若望繼續著他修道的路,直至晉鐸的那一天。這一天他的感受像爬完了一座高山,由山上望下去,多麼美麗的風景啊!

刊於《公教報》一九八六年七月四日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