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為棄俗修道而領洗

蕭傑瑪

我發覺自己有棄俗修道的精神,因此,當我研究完道理,無法等到八月十五日聖母升天慶節與弟弟同時領洗,就提前於八月八日受了洗。

有一天,媽媽說:「彩美!你高中快畢業了,不要從早到晚想著當修女的事。妳父親有幾個要好的朋友在大同公司,妳一定可以進去工作,況且你現在已有三級及格的珠算證書。」我一聽到那公司就討厭。「媽!等我知道是否有聖召再說吧,好嗎?」我央求著母親。

又有一天,國小數學任老師的夫人,聽她女兒說我有意去修道,就撥空到我家來勸說:「彩美信天主教不好,當修女更不好,以前我們在大陸的時候,有許多神父掩護壞人,使他們膽大包天,為非作歹,何況當修女嘛!很不自由哦!」「可是利瑪竇神父為我國帶來宗教、科學、數學、地理及天文學,看,他的貢獻是多麼大呀!」反應遲頓的我卻能如此的回答,使她很快地離開我家,想想那不就是聖神在我內說話嗎?

父親很愛我們,但很少表示關心,但這次可不一樣了,他說:「彩美!妳不要去,我知道妳沒有口才,田中的修女要教道理,你怎能應付呢?」「爸爸!只要天主安排我走這條路,祂一定會幫助我的,爸爸你不要為我操心,若沒有聖召,我一定不會勉強去的。」由於上次聖神的幫助,我很自信地回答著。

從千金小姐進入婚姻生活的母親,因擁有不少嫁妝而引起伯母及旁人的嫉妒與欺凌,況且我們有田又有山,樣樣事情需由她安排及計劃,軟弱的父親又不能做她的依靠,使她覺得結婚即是投入苦海。雖然如此,卻又捨不得我去過獨身生活。

有一天她特請在員林中學教書的堂兄來勸我,「現在的家庭孩子都很少,一個家最好三個小孩,像你們家五個,我們家五個都實在太多了。」他很高興地談著。當時我心裡卻想,若我結婚至少要生一打,非生出一個聖人或聖女不可,但,這可能嗎?假使我要,先生會同意嗎?唯一肯定的是,只有我與天主合作了。

「當修女嘛!要當院長才有價值,話一說出,就有許多屬下服從,那該多好呀!」堂兄說。我的想法與他相反,若我當修女,一定要當個默默無聞的,只要天主喜歡,聖母喜歡,至於人喜不喜歡並無所謂。因我在不久之前看過聖女加大利納拉步萊的傳記,她在修院中默默工作著,聖母顯現給她,且要求她透過神師神父製發聖牌,聖牌已製發好幾萬枚了,但修女們還不知道聖母顯現給誰。

堂兄又說:「我聽說有一個神父,他懂得十四國語言,看他實在有很大才能呀!」他暗示著「妳的能力、知識有多少呀?當甚麼修女,別再有此念頭吧!」有豐富的學問是很好,但若不是為光榮天主,學問又有何用呢?由堂兄來的阻擋對我發揮不了作用。

當畢業考試接近時,我沒有時間去看修女,我有話要說、要問怎麼辦呢?對了!可求我的護守天神傳達消息呀!隔一天之後,陳修女到我家為我母親講道理。她利用五分鐘時間與我交談,她說的正是我要知道的,是我的護守天神託夢於她的。我充滿喜樂地感謝天主,令我更肯定我的路向。

知道我有聖召後,母親一直懷疑著,且相信是陳修女誘拐了我。有一天傳道員葉老師來家訪問,媽媽就取出我出生不久後相命先生(祖父的朋友,曾到大陸學過易經)所寫出的命運狀給他看。葉先生解釋為我將在二十歲結婚,先生是最偉大的,我的食、衣、住、行都不必掛慮,有一貴人會引導我。他肯定地告訴我們,我真是當修女的命,誰比耶穌更偉大呢?祂受過最多最大的苦,且惟有祂享最大的光榮──復活、升天。當修女真的不必煩惱吃、穿、用的種種。貴人是修女──純潔的靈魂才堪當。我到修院是虛歲廿,穿新娘衣服時正是實歲廿呢!

「媽媽!妳答應我去當修女,我絕對不向妳要求嫁妝好嗎!」我哀求著。最後她抱著讓我去試試的心態,答應了我的請求。從小到高中畢業,父母親不斷為我付出,我雖從小也幫過不少忙,但從未賺過一塊錢給父母親,我能為他們做甚麼?祈禱,求天主的幫助,降福家人,那是我表示孝順的唯一方法。

「你為甚麼來當修女?」柏會長問。「我為承行天主的旨意,為來還愛,為更孝順父母而入修院。」我充滿喜樂地回答著她的問話。

「耶穌!我那麼清楚地知道我有修道聖召,我將自己完全奉獻給你,一直到死。請你悅納,請你幫助我,並降福我的家人。」這是我第一天在修院聖堂的禱辭。

直到如今,回憶起追隨主的歷程,還是甜蜜無比,心裡默默地求著:「讓我堅持到最後的一息。」

刊於《公教報》一九八七年一月十六日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