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靈心戰鬥

嚴規熙篤會

神樂院初學生

 

戰爭是殘酷的,只會為人類帶來毀滅和死亡,然而在修道院內所進行的神戰( spiritual combat) 卻為人帶來喜悅與平安?靠與恩寵合作,戰勝根植人心的偏私,七罪宗的毛病等,獲得聖神內的自由、重生。

 

記得十一年前領洗後的第二天,代父便把我從煩囂生活中帶到寧靜和平的隱修院來。並在莊宗澤神父的邀請下參加修士們的日課唱經。我不期然地被那柔和悅耳的祈禱聲所吸引,並在唱經的禱詞中得到一份安寧與慰藉,把我在外間多年存於內心的憤懣一掃而空。為不致喪失這份平安的慰藉,我便每星期六下班後到修院來生活,並得莊神父為我同行,使我更明白人性的軟弱。起初我並沒有進修院的念頭,及至一年後才開始萌芽,我開始明白到人的有限和天主的無限相比,實在是微不足道,而人竟為驕傲和嫉妒而考驗天主,以科學去挑戰天主的大能,誰不知科技是印証天主的存在而不是「倒行逆施」。然而人類的無知,使人習非成是,而漸漸走上罪惡的滅亡道路。於是我便開始望會。記得曾有些教友對我說:領洗才一年,內心對教會的狂熱還未退減,不宜決定要進修院。然而我對自己說:但願我這份狂熱永遠也不會退減。畢竟在信仰紮根還淺的我,對人性本質的認識還是不夠;對進修院的事便告吹了。起初我還以為不會再追求聖召的了。但慈愛的天主不但沒有忘記我的卑微和軟弱,反而為我在生活上增加這方面的訓練,在這整整十年的靈心戰爭中,莊神父一直與我並肩同行。記得在一九九七年的熙篤會諸聖紀念日我進修院體驗生活,起初只是抱著為求天主慰藉、為求天主的平安等能再一次的在我心中燃燒出天主的愛火來,然而一住便是半年,在這半年間蒙導師莊神父提點,使我更瞭解每天忘記自我,只為天主而生活,將每天的得失都化為犧牲,奉獻給基督和聖母為賠補聖心的損傷,為自己是多麼快慰的事。為我來說,真能使我領略到「哀慟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受安慰」的道理,是何等甘飴。過往習非成是的價值觀得以矯正。並在天主的恩寵和莊神父的引領下,我終能進入了初學。然而在這一年的修道生活中我發覺到自己的不足越來越多,軟弱常常伺機來襲擊我。而唯一能使我我到安慰的,是天主與我之間的關係比前親密多了。我不願往前去想:一年後的我會是怎樣,又或十年後的我又是怎樣,但願每天的我都能與天主緊密地聯繫在一起,便心滿意足了。

 

懇請世上凡感覺出被主召喚的人,也一同來參加這場靈心戰鬥,因為耶穌說過:『凡勞苦和負重擔的,你們都到我跟前來,我要使你們安息。你們背起我的軛,跟我學罷!因為我是良善心謙的:這樣你們必要找得你們靈魂的安息,因為我的軛是柔和的,我的擔子是輕鬆的。』(瑪 11:28-30 )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