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她選了最好的一份

嘉諾撒仁愛女修會

麥麗珠修女

 

作者簡介:

麥麗珠修女,中日戰爭逃難時出生,因廣東省合浦縣盛產珍珠得名。獨女,排行第三,有兄弟五人,家在杭州。一九六零年正式加入嘉諾撒仁愛女修會。一九六五年進入教育學院。一九七一年初次離港到羅馬進修兒童之家教育。一九七三年回港後,曾服務嘉諾撒女童院及聖家學校。一九七九年調任澳門。一九八五年第二次離港,曾在葡萄牙里斯本及意大利米蘭服務華僑。一九九零年回港至今,先後服務堂區及任職小學學生輔導教師。

 

掀開聖召的紗簾:

記得剛出初學院時,常被學生追問:「麥修女,你為什麼會入修院做修女呀!」當時實在感到有點害羞,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心中既知自己為何進入修院做修女,但一時又不知如何解答自己為何做修女的問題。

 

要一下子打開自己,將自己內心的秘密向別人公開,為我不是一件易事,何況對自己與主相遇,被主觸碰的神聖故事,更怕詞不達意,給人誤解,但若只是一笑置之,豈不糟蹋?因此,有關自己的聖召故事,通常我會用最快捷的方法,草草回答了之:『上主召叫我,給我聖召,所以我便進入了修會。耶穌曾說:「不是你們揀選了我,而是我揀選了你們」,你們明白嗎?』這答話很能停止對我產生好奇心的人再追問下去。如此,我便一直保存了我的聖召故事的秘密,直到一九八九年為止。

 

一九八九年是我進修會發初願的二十五週年。由於我正在意大利為勞工移民服務,那堛滬蚺k姊妹,當然不知道那年是我的銀禧年,故表面上沒有任何慶祝儀式。但在該年的週年避靜,我感受到上主特別與我親近同在。二十五年來白白恩賜,一幕幕呈現在我眼前,最後的一幕,更使我心中喜悅雀躍,驚訝,但又慚愧。恩賜之情油然而生。──那時我還是一個十六歲,天真率直,好動,渴求自由,反對束縛,厭惡宗教儀式的頑皮少女時──上主怎樣召叫我跟隨祂的一幕。

 

奇妙的召喚

一九五六年一個炎熱的六月早上,我班中一位和我很要好的同學,面帶笑容地對我說:「喂!麗珠,你是否決意要做修女呀!」那時,我感到莫名其妙??不明白她在說什麼。心想她在取笑我,因我那時對宗教的態度是全班都知曉的。那知轉堂時,另一位同學又對我說了同樣的話,這真使我大惑不解。小息後,連我的級主任修女也問起我來,我只好回答她,若是真的話,修院將可能因我而倒塌了。

下課後,終於以好奇的口吻問了我的要好同學,她面帶笑容對我說:「呀!你沒有看今期的公教報嗎?快取來看看,你就知道了。」素來不喜歡看公教報的我,只好從書桌內把墊紙拿出來翻看。

豈有此理!是誰故意在「玫瑰花圃」一欄,以大標題寫了下面這幾個字「『麗』『珠』,她選了最好的一份」。文章整整一大篇。細看之下,原來內容是說及一個家庭,妹妹『麗珠』決定誠心奉獻自己,進入修院,父母當時想找姊姊來說服她,但反而被姊姊說服了父母。那時,我才恍然大悟,無怪乎同學們都取笑我,說我要做修女了。

 

當時我設法在心裡說服自己:「天下間有那麼多的人名叫『麗珠』,不一定是指我呀!何況我 ...... 」。說也奇怪,從那天起,每一想起那標題,心中便感到有點忐忑不安。我愈想把那大標題忘掉,但它愈深入我的腦袋,再也無法除掉 ...... 。過了相當的祈禱、掙扎、反思、等待、經驗和探討的時日 ...... 我終於對主說:「若是你的意願,就成就於我吧!」自此以後,我又恢復了我往日心靈的平靜和喜樂,雖然我那時仍然很淘氣,野性。進會發願銀禧的紀念禮物就在銀禧的週年避靜中,回顧這一幕被召叫的情景時,很想於避靜後,立刻向各位修女姊妹分享,以宣示上主對自己這奇妙的召叫。可惜的是,我已在離開初學院時把殘舊的報紙扔掉了。真遺憾! ... 就在此時,心中一鼓強烈的力量,催促我拿起筆來,向香港公教報總編輯求助。由於該文章對我印象極深刻,雖然事隔三十三年,我還是清楚記得報紙的年份、篇名、文章標題、內容等。

 

意想不到,一個月後,我竟接到香港寄來我的故事聖召影印本。當時我喜淚滿頰,情不自禁。

 

「主,感謝你!感謝你送給我這份無價的紀念禮物,我要終身感謝你,宣揚你的慈恩與忠信!的確,你就是這樣,在四十多年前召叫了我,吸引了我!」

 

總結:

現在,我這聖召的故事文章,除了一份作珍藏外,隨身的記事簿內也存有一份,以作隨時應用的工具:一方面用來每天提醒自己,上主在這麼多年來對自己的無限慈愛及忠信,另一方面,用來催迫自己,不再對上主的恩惠緘默不言。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