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釣 魚 樂

嘉 諾 撒 仁 愛 女 修 會
畢 卓 儀 修 女

通 常 在 釣 魚 這 玩 意 中 , 釣 魚 人 有 所 收 穫 時 , 自 然 是 快 樂 的 ; 魚 呢 , 相 信 不 會 吧 ! 在 民 間 故 事 , 那 些 什 麼 「 魚 精 」 、 「 魚 美 人 」 之 類 不 都 是 啼 啼 哭 哭 地 哀 求 釣 魚 人 放 他 們 一 條 生 路 , 然 後 用 各 種 方 法 重 重 答 謝 他 嗎 ? 這 與 大 家 分 享 的 也 是 一 個 釣 魚 的 故 事 , 不 同 的 是 , 那 被 釣 的 魚 雖 然 都 有 經 歷 過 痛 苦 , 嘗 試 過 掙 扎 , 但 上 釣 後 才 知 道 是 福 氣 , 特 別 是 每 當 想 起 被 釣 的 過 程 , 更 是 回 味 無 窮 ; 垂 釣 的 人 和 魚 兒 均 各 得 其 樂 , 皆 大 歡 喜 。 那 個 釣 魚 人 是 天 主 , 我 就 是 那 條 魚 , 以 下 就 是 我 被 釣 的 過 程 , 也 即 是 我 的 聖 召 故 事 。

不 得 不 承 認 , 天 主 是 個 釣 魚 高 手 。 對 不 同 的 魚 , 祂 使 用 不 同 的 魚 餌 , 和 各 種 捕 魚 的 方 式 , 更 有 無 比 的 耐 心 。 祂 認 識 每 條 魚 的 特 性 , 比 較 魚 本 身 更 清 楚 , 我 領 教 過 了 !

我 七 歲 領 洗 , 自 小 在 教 會 學 校 讀 書 , 但 慚 愧 得 很 , 只 是 個 虛 有 其 表 的 教 友 , 外 在 規 矩 是 守 了 , 但 信 仰 的 根 基 十 分 膚 淺 。 在 成 長 的 過 程 中 , 眼 見 種 種 不 如 意 事 的 發 生 而 無 能 為 力 之 餘 , 我 把 一 切 歸 咎 於 天 主 的 不 公 義 , 所 以 一 怒 之 下 離 開 了 教 會 十 多 年 , 後 來 又 「 半 自 動 」 式 地 回 歸 教 會 的 懷 抱 。 我 如 此 說 是 因 為 根 本 沒 有 人 指 引 過 我 或 勸 導 過 我 , 而 是 自 己 忽 然 無 緣 無 故 地 「 想 」 去 聖 堂 看 看 , 跟 著 每 週 日 開 始 參 與 彌 撒 , 之 後 告 解 ......。 好 像 是 一 件 自 自 然 然 發 生 的 事 , 但 我 現 在 卻 知 道 是 那 耐 心 的 天 主 一 直 在 默 默 地 看 顧 著 我 , 在 適 當 的 時 候 便 暗 暗 推 了 我 一 下 。 祂 最 清 楚 我 的 性 格 , 特 別 是 當 年 青 氣 盛 時 , 反 叛 得 很 , 又 繼 承 了 我 父 親 的 蠻 子 脾 氣 , 喜 歡 我 行 我 素 , 又 包 拗 頸 , 人 家 想 我 怎 樣 做 , 我 卻 偏 偏 相 反 。 這 次 祂 在 我 身 上 弄 了 點 兒 工 夫 我 仍 懵 然 不 知 , 還 以 為 是 「 我 」 選 擇 返 回 聖 堂 , 是 在 幹 著 自 己 喜 歡 幹 的 事 哩 !

不 過 , 皈 依 還 皈 依 , 我 仍 不 是 一 個 熱 心 的 教 友 , 只 盡 基 本 的 本 份 而 已 。 堂 區 活 動 從 不 參 加 , 既 怕 悶 又 怕 困 身 。 修 道 生 活 更 加 從 未 想 過 。 當 時 我 正 在 享 受 人 生 。 但 也 是 天 主 認 為 是 時 候 , 把 我 釣 上 來 了 。

是 一 九 八 七 年 夏 天 吧 , 一 個 星 期 日 我 如 常 參 與 彌 撒 後 , 見 到 堂 區 有 展 覽 。 我 這 個 人 有 一 個 很 大 的 弱 點 , 就 是 喜 歡 湊 熱 鬧 。 街 上 有 任 何 一 群 人 圍 著 , 我 一 定 上 前 去 看 看 , 有 免 費 宣 傳 品 必 定 拿 , 有 簽 名 運 動 通 常 會 簽 。 「 板 」 其 實 是 撞 過 的 , 但 仍 改 不 了 這 性 格 。 天 主 就 利 用 我 這 個 性 格 開 始 了 與 我 第 一 次 接 觸 。 我 走 過 去 一 看 , 原 來 是 聖 召 宣 傳 , 有 各 修 會 的 單 張 派 發 , 我 便 毫 不 考 慮 旋 風 式 地 「 掃 」 了 一 大 堆 回 家 。 當 天 的 情 景 如 今 仍 歷 歷 在 目 。 記 得 我 一 邊 躺 臥 在 沙 發 上 享 受 冷 氣 , 一 邊 把 單 張 逐 一 翻 閱 , 逐 一 品 評 ; 忽 然 看 見 一 張 很 有 趣 , 黃 黃 綠 綠 的 顏 色 , 中 間 像 一 扇 門 般 向 兩 面 打 開 , 當 中 一 個 很 觸 目 的 「 遇 」 字 , 我 不 知 道 是 什 麼 修 會 的 。 我 跳 起 來 , 嘻 嘻 哈 哈 地 遞 給 姊 姊 看 , 說 : 「 妳 瞧 ! 『 遇 』 喎 , 唔 駛 『 預 』 啦 ! 」 因 為 她 和 我 一 樣 , 感 覺 當 修 女 簡 直 是 不 可 思 議 的 事 。 我 最 怕 束 縛 , 而 且 性 格 獨 立 , 怎 可 能 被 困 在 一 個 生 活 的 圈 子 中 ? 之 後 , 我 隨 手 把 所 有 單 張 丟 掉 , 忘 記 得 一 乾 二 淨 了 。 我 卻 不 知 道 , 天 主 已 經 在 我 內 心 的 深 處 播 下 了 種 子 。

同 年 的 十 二 月 , 又 是 參 與 彌 撒 後 , 看 到 一 張 海 報 , 刊 載 聖 誕 節 假 期 中 有 一 個 兩 日 的 避 靜 , 是 嘉 諾 撒 仁 愛 會 舉 辦 的 。 我 沒 有 放 在 心 上 , 因 為 當 時 對 這 修 會 毫 無 認 識 。 但 因 為 好 奇 , 對 那 個 避 靜 卻 有 興 趣 , 那 段 時 期 心 正 是 為 著 移 民 與 否 的 事 而 煩 惱 , 加 上 看 見 海 報 的 標 題 是 Leadership Retreat, 以 為 是 為 一 些 行 政 人 員 而 舉 辦 的 , 那 跟 我 的 工 作 好 像 扯 得 上 關 係 , 反 正 無 所 事 事 , 我 就 決 定 遵 照 電 話 指 示 報 名 去 了 , 天 主 的 餌 此 刻 來 到 !

接 電 話 的 人 好 像 很 詫 異 , 又 猶 疑 , 因 為 她 問 我 是 那 一 位 神 父 介 紹 的 , 我 說 沒 有 啊 ! 她 再 問 那 麼 是 誰 人 介 紹 的 , 我 又 說 沒 有 ! 沉 默 了 一 會 , 她 問 我 是 否 知 道 是 什 麼 性 質 的 避 靜 , 我 反 問 不 是 Leadership Retreat嗎 ? 她 說 是 , 再 沉 默 一 會 後 , 最 後 她 說 有 另 一 位 負 責 人 會 跟 我 聯 絡 , 接 著 便 收 線 了 。 我 心 中 嘀 咕 , 不 是 入 了 「 謀 人 寺 」 吧 ? 避 靜 就 避 靜 , 有 什 麼 特 別 性 質 呢 ? 後 來 , 果 然 另 一 位 修 女 真 的 聯 絡 我 , 卻 更 添 神 秘 感 , 因 為 她 說 要 先 見 見 面 。 我 心 想 , 相 睇 咩 , 見 就 見 罷 ! 那 用 怕 ? 我 們 就 在 附 近 的 一 間 修 會 中 學 見 面 了 。 一 談 之 下 , 才 知 原 來 這 個 所 謂 Leadership Retreat是 為 聖 召 而 安 排 的 , 也 不 知 為 什 麼 全 張 海 報 都 無 一 點 暗 示 , 還 是 我 的 眼 睛 被 矇 閉 住 了 ? 更 不 知 跟 Leadership Retreat有 什 麼 關 係 ? 不 過 有 一 點 我 知 道 的 , 便 是 如 果 我 早 點 發 覺 那 是 為 聖 召 而 舉 行 的 話 , 我 便 不 會 撥 那 個 電 話 。 後 來 我 更 獲 悉 , 那 是 修 會 唯 一 的 一 次 用 那 個 標 題 , 真 是 天 意 ! 天 意 !

其 實 當 我 發 覺 不 是 一 個 普 通 的 避 靜 時 , 大 可 不 參 加 , 妙 就 妙 在 那 位 修 女 也 發 覺 我 的 意 向 不 「 正 」 , 於 是 婉 轉 地 說 今 次 可 能 不 適 合 我 , 下 次 有 適 合 的 避 靜 一 定 告 訴 我 云 云 。 哈 ! 我 的 反 叛 脾 性 被 挑 起 來 了 。 我 自 己 不 想 參 加 還 可 以 , 但 不 接 受 我 「 玩 」 可 不 成 ! 況 且 在 修 會 學 校 讀 了 十 多 年 書 , 沒 有 進 入 過 修 院 這 片 神 秘 地 帶 , 今 次 大 好 機 會 豈 能 放 過 ? 於 是 修 女 用 什 麼 理 由 推 搪 我 , 我 便 想 另 一 些 理 由 來 表 示 我 的 渴 望 。 最 後 , 她 被 我 的 「 誠 懇 」 態 度 感 動 了 , 我 可 以 參 加 ! 但 我 也 不 是 全 假 的 , 我 真 的 想 去 「 看 看 」 , 不 過 不 是 看 聖 召 , 而 是 看 修 女 在 修 院 幹 什 麼 而 已 ! 事 後 我 洋 洋 得 意 , 為 自 已 又 一 次 得 償 所 願 , 盼 望 著 那 兩 天 的 來 臨 。 我 上 釣 了 , 枉 我 自 以 為 精 明 , 又 怎 可 與 天 主 的 上 智 相 比 ?

在 那 兩 天 , 天 主 不 再 隱 藏 自 己 , 而 是 透 過 修 女 的 引 導 , 認 真 地 敞 開 了 我 的 心 門 。 祂 把 我 一 直 想 為 人 服 務 的 願 望 , 對 移 民 與 否 的 選 擇 和 對 人 生 究 竟 為 何 的 疑 惑 一 下 子 串 連 起 來 , 整 天 在 我 腦 海 中 , 心 靈 裡 浮 現 , 不 斷 地 纏 繞 著 我 。 就 如 一 般 上 釣 的 魚 一 樣 , 拚 命 掙 扎 。 我 有 千 個 理 由 認 為 自 己 不 適 宜 過 修 道 生 活 , 也 強 烈 要 求 天 主 讓 我 看 到 前 景 才 作 決 定 , 但 祂 卻 始 終 只 是 一 句 話 : 「 妳 來 看 看 吧 。 」 看 ? 看 什 麼 ? 我 要 辭 職 不 幹 嗎 ? 看 罷 不 適 合 卻 回 不 了 頭 , 怎 樣 算 ? 今 次 上 主 不 再 順 從 我 的 意 思 , 祂 還 是 那 句 話 : 「 妳 來 看 看 吧 ! 」 鬥 爭 了 四 個 月 , 從 未 嘗 試 過 那 麼 辛 苦 , 亦 不 能 找 人 傾 訴 , 又 揮 不 開 上 主 的 手 。 最 後 , 我 投 降 了 。 好 吧 ! 就 單 為 來 看 看 你 的 意 思 , 我 也 願 意 放 棄 一 切 了 , 包 括 我 最 怕 失 去 的 安 全 感 。

就 這 樣 , 我 入 了 修 院 。 發 願 後 數 年 , 有 一 天 在 總 會 院 幫 助 整 理 東 西 時 , 無 意 地 看 到 一 疊 為 聖 召 宣 傳 的 舊 單 張 , 綠 綠 黃 黃 的 , 中 間 一 個 「 遇 」 字 。 啊 ! 原 來 是 這 樣 ! 轉 來 轉 去 , 我 一 直 在 上 主 的 掌 握 中 。 十 字 架 上 的 基 督 張 開 雙 手 , 彷 彿 微 笑 著 說 : 「 看 , 妳 始 終 走 不 出 我 的 五 指 山 。 」 我 望 望 祂 的 手 , 也 微 笑 著 答 : 「 是 的 , 主 , 我 服 了 , 我 非 常 榮 幸 做 一 條 上 釣 的 魚 , 謝 謝 你 ! 」 所 以 , 俗 語 有 云 , 「 唔 怕 你 精 , 唔 怕 你 呆 , 最 怕 你 唔 來 。 」 天 主 「 預 」 了 的 , 我 們 又 怎 能 避 開 而 不 與 祂 「 遇 」 上 ?

第 一 次 更 新        完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