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隱藏的種籽

江門聖母潔心會

李喜德修女

種籽的隱藏
年青的外婆,育下子女各一,便居家守寡?其女經顏長得亭亭玉立,決意做修女。外婆苦苦相諫,說:「我全賴妳兩兄妹在我身邊的支持,才有勇氣活下去......」女兒無奈只得順命,但心堳o向上主許諾:「假若來日主賜我兒女,我必將他們獻給天主。」

經顏終於嫁到順德甘竹天佑門,一個虔誠教友家作李家媳婦。李家靠近耶穌聖心堂,早上彌撒,晚上晚課,每星期兩次聖體降福......那堮a家戶戶貞女成群,「有甘竹童貞」的美名。她們在參與彌撒時,在神父前許下終身守貞,她們以侍奉天主為榮。高九層的法國式祭台,鋪陳打點皆是貞女們的職責。

種籽的萌芽
經顏婚後誕下女兒充滿喜樂。以後一年一個共誕下四男五女,不幸多是夭折,只育成第六女名煥卿,第九女名九卿。母親經顏喜教她們要理...初領聖體、告解、堅振......常講聖人言行,聖跡,她更強調童貞女的高貴,說守貞者最接近天主,常常在祂的左右。祂到那兒去,他們也到那兒去。

幼苗探出頭來
母親在新會城天主堂任職傳道員。假期堥漵n妹常隨母親,往江門北街親友家。那媕藿甡u美,一片廣闊綠油油的草地中有主教座堂、右有男修院、左有女修院、球場等等。在參與彌撒時,偶然發現如聖女似的端雅的修女,我急不及待,向母親說:「媽媽我想做修女,就像這位修女一樣!媽媽注視她,微笑點頭。」

吃早餐的時候叔叔嬸嬸說:「妳想做修女,好!最好不過!」任職男修院的叔叔連忙歡天喜地領我們到主教府,請主教收我做修女,柏增主教謙虛喜客,卻沒有馬上應允,先問我,妳為什麼想做修女?「為救自己及他人的靈魂。」主教接著又問,「妳以為做修女可以救自己的靈魂嗎?」稚氣的我羞答答地鼓起勇氣回答道:「主教,我若蒙上主看顧,能做成修女,救自己和他人的靈魂就容易了。」就這樣他帶我們到修院見院長修女去。

幼苗漸漸壯茁,嫩嫩的枝椏伸展了。一天的晚上輾轉難睡,日間神父給我聖母潔心會的憲章,細讀後腦海立時翻巨浪,心緒一片混亂。我怎服從?我又怎可以守好這麼嚴的規矩?媽媽問:「妳不想做修女嗎?」不!不是。媽媽只是怕我做不來。會規這麼嚴,我怎能一一守得?就連父母重病,也要有主神父証明,才可回家!「我真能安然接受這一切,做個服從的好修女嗎?」早上起來,我們速速前往參與彌撒作九日祈求,這是媽媽的慣例。一個星期後,她笑著對我說:「感謝天主聖母,昨晚我看見妳穿上修女的會服站在我床前,妳很快樂......妳安心勇往直前吧!」修院客廳堙A有座如人般高大的聖母聖心像。媽媽慷慨慎重地說:「我兒,今天我將妳交托給聖母照顧了。」

修院內有不少修生。我們每天的生活,有祈禱,有靜默,有娛樂......很有規律。藉著愛的驅使,不久我就適應下來了。經過六個月的保守修女,轉入兩年的初學修女,期間專習神修、教理、會憲......終於發初願了。其時心靈的愉快,實非筆墨所能形容。九妹幸獲聖神的指引,亦同樣接受了以上的培訓。這時媽媽已走完了人生的旅程了。

藉著上主的甘露,長成一棵枝葉青綠的小樹,感謝天主聖母的恩賜,發願後派我駐耶穌聖心醫院,任職護士,我很滿意這職務。啊!上主啊!鳥兒三、五成群在樹上歌舞讚頌宇宙的美妙,樹下三兩三兩說說笑笑納涼,上上下下組成一首悅耳和諧的交響樂!亞爸,父啊!從此我便展開了福傳的使命。病者聆聽福音,不單可以享受安寧,更有成為天主的子女。棄嬰們送給虔誠的教友撫養得到溫暖。怎知好景不常,一場龍捲風襲擊......主教座堂修院,財產全被政府沒收,柏增主教受皮肉之苦後,軟禁於江門市,外國人被逐出境。主教忍痛下令年青修女不可復願,回到自己的家。我兩姊妹回廣州市育仁坊,在星洲的哥哥......他出生四十天即喪父,其母將他交給我媽媽便回娘家去了。自此他便視媽媽如生母,他寄錢給我,再經派出所轉來。我們的生活才暫且有著落。但難道我從此便當不成修女嗎?

感謝天主、聖母和聖神的指引,我兩姊妹去拜見鄧以明主教,他如慈父似的指導我們說:妳們要繼續做修女的話,必須往香港。於是我姊妹倆人先到江門,告知柏增主教求准,以華僑身份向政府請准往香港,到香港後謁見瑪利諾會會長宋神父,然後再穿上會服發願。之後我們又等哥哥的照片寄給廣州的各位姊妹,她們以結婚為名申請來港,九位修女獲准來港。乘蒙白英奇主教恩准,才有今日的江門聖母潔心修院在香港,展開福傳、服務社群;而我在重重波折之後,得償素願,矢志終身侍奉天主。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