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主我想哭

方濟會

夏志誠兄弟

 

很久沒有哭過;人愈長大,就愈少哭。這就是成長?可是,今天,主,我想哭!

今天,距離我宣發終身聖願的日子,已不遠了。我將要正式加入方濟會,許下終我此生,做個忠實的方濟弟子。這是你對我的愛。是的,你特別愛我。其實,在你眼中,誰又不是特別的呢?主,我想哭!你自始就愛了我,從母胎中已選拔我。我的慈母雖然不認識你,不過她卻是向我揭示你深情大愛的第一人。此恩此德,沒齒難忘!

十三歲那年的聖誕夜,領洗之後,一路上跑著回家。當時我想要告訴所有人,跟他們說:看,我手拿著的是校長孫保祿修士給領洗同學的禮物!看,我已經領洗!看,我現在是天父的兒子!主,我想哭!

不知道是那一天,你使我對修道奉獻的生活發生興趣。其實不是在時間內的那一天,而是在很久以前,在你永恆的時間,你已叫了我。

記得在讀預科時,我便計劃著將來怎樣......其實,還早哩!社會上的考驗使我看到自已原來是多麼軟弱。回應聖召的熱情,頃刻間煙消雲散。可是,你仍然在我身旁,而且更引領我認識方濟會;帶我到露德和花地朝聖;又藉兩位加入方濟會的堂區兄弟,叫我重新反省:主,你要我做什麼?

我告訴了父母自已的決定後,母親的心碎了,家鬧得天翻地覆。我成了沉迷宗教,自毀前途的孝子。最後被逐出家門。

過了整整十個月,才第一次回家。拿著一個沉重的榴槤,花了每月修會發給零用錢百元的六十多塊。不過,我知道這是母親喜歡吃的。她沒有說什麼;良久,她抬起頭來,問了一句:「你的生活怎樣,還受得嗎?」主,我想哭!

 

望會、初學、暫願,一晃就是六年。這樣值得嗎?主,跟你在一起,又有什麼不值得呢?這六年間,苦樂參半?不是苦,也不是樂,是愛。主,是你的愛。

 

宣發終身聖願在即,主,我別無所求,但願「今生二屬,白首共此心」。在我呼出最後一口氣時,仍能蒙你恩賜,穿著方濟會會衣,由會父方濟帶引,來到你面前。

 

那時候,主,我不再哭了,因為你將抹去我的一切淚痕。我要親眼看見你,我的主!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