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奇異恩典

靜藍

「是我揀選你們,而不是你們揀選我。」這句話在當初學道理時,總是聽不進去。自己一直認為是我要信天主教,怎麼是我被選呢?在入教後的廿年中聽了不少道理,看了不少聖書,也有了一些人生經驗,才深深體會出這句話是真實的,並感謝天主揀選了我,看顧了我。

我家世代信佛,家庭貧窮,一直過著很儉樸的生活。但在拜佛上絕不吝嗇,記得小時候水果很貴,但我家每天一定買四樣水果,而且選擇精美的,加上清茶供佛。每天早晚兩次拂座、掃地之後才上香。後來父親比較有時間,早上四點多起床,先打掃佛堂,擦供桌,燒開水,然後上香,念佛經。其虔敬之表現深深的感動我,以致想到自己對天主的不冷不熱而深感慚愧,也因著這些榜樣,使我一定要堅信天主。

我初次認識天主教是在求學時代,和同學辯論宗教而稍知天主教教義,但無法同意。一年端午節在上鐵砧山的回程中走進了一座教堂,恰巧有一外籍神父站在門口,親切地招呼並介紹我與修女認識。修女帶我參觀教堂並簡介天主教,以後還借給我一本名《一朵小白花》的書,從此開始了我的慕道生活。

起初一直瞞著家人去聽道理,但紙是包不住火的,當被發現後,父親有陣子都不理我。後來我表明要修道時,他們所擔心的是老了怎麼辦;也許該從家裡帶去一大筆錢,否則會讓人瞧不起;必須去做苦工等問題。感謝天主上智的安排,這些困擾終於迎刃而解,使我如願以償的進入修院。

回想當初聽道理時,常感覺主與我同行,走暗路時就念經祈禱,所以不怕黑。而且每次遇到困難時,我就投奔天主,每次總是蒙主護佑,因此增加我不少的信心。現在回想起來,天主對我有如母親撫慰嬰兒,讓我慢慢的學走。有時動搖了信仰,甚至懷疑到底有沒有天主,但天主從沒有捨棄我。

好奇心帶給人求進步的慾望,但如果像瞎子般亂闖,也會使人迷失方向。靈修的過程中,我一直在尋求中國式的靈修,因此像瞎子摸象式的摸索中國文化。在探索中,某些方面確實幫助我將《聖經》整合起來;但另一方面,卻使我鑽入死胡同。這都是由於對《聖經》基礎認識不夠及信仰不堅所致。感謝天主,把我從歧路上領回來,同時藉著各種善會、祈禱會給了我很多的神恩來堅強我。

我的信仰很像以色列民族,當碰到困難時,就轉面哀求天主,一旦得到就慢慢忘記;在平靜的生活中受到外邦人迷信影響時又離開天主。要不是天主的慈憫,我可能陷於萬劫不復的罪惡中。經過內心及信仰上的許多掙扎,使我更體驗出天主的偉大。

天主對人的召叫,總是那麼奇妙,祂召叫聖祖、先知;「新約」中耶穌召叫宗徒、門徒都有不同的方式;也聽過不少有關神父、修女蒙召的見證,每個人都不一樣。小時候從沒想到長大要信天主教,更想不到要當修女。祖母曾帶我到教堂領過藥,也看過修女,但不曾留下任何印象。初中畢業後出來做事,看到天使般的修女,身著潔白的長衣,騎著腳踏車冒著炎暑到處傳教,才使我追問她們那種精神、力量來自哪裡?因此也激發了我學習教義的興趣。後來透過與修女的接觸,慢慢了解奉獻的意義及修女生活的概況,使我也嚮往這種生活。

當天主考驗我們時,祂也給予我們相對的恩寵去擔負;這句話是千真萬確的。因著天主不斷的考驗,才使我的靈修生活走向成長。一個人如果一直在走平路,他怎知崎嶇道路的難行?沒有生過病,怎能了解病人的苦楚?在受苦的當時,實在難受,但卻能促使我們投奔天主。黑夜過去,曙光再現,這時往回看一看,本來以為是天大的難事,現在也覺莞然了。

刊於《公教報》一九八七年一月卅日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