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靜中緣

依搦斯

我的家是一個普通的外教家庭,母親雖不是虔誠的佛教徒,但某些時節她會守齋並上佛堂燒香,還會把我一位多病的姊姊給觀音娘娘作義女。她每天一定為「當天」奉上香火一炷,祈求上蒼福佑全家。但為了我們的教育,她卻把我們姊妹六人全送到一間天主教修女辦的學校念書。

自幼稚園開始我已接觸到有關天主的事情,但對於修女卻很害怕,因為她們從頭到腳都是黑色頭巾、黑衣服,神情顯得那麼嚴肅可畏。

直到小學三年級的時候,父親因公司倒閉,失業了,家中經濟頓時陷入拮据的情況,我們也得從市區搬到郊區居住。我也轉讀一間水準很低的鄉間小學。從此我懶散下來,終日玩耍,採野花、爬樹、捉蟬、爬山、到海邊撿「蜆」……,我更愛在夜間躺在園中的大石板上仰視細數天上的繁星,它們與我是那麼的接近,有時我感到好像飛翔於那深邃的星空中。因此,在我心裡引起很多的問題──以前老師所說的天主是住在這星空中的嗎?天堂是怎樣的?誰與天主住在一起?……

父母眼看我漸漸變成野孩子,儘管負擔更重和需要乘搭火車到市區上學,為了我的好處,他們還是設法把我送到另一間修女為貧苦階層辦的天主教學校重讀四年級。因姊姊兩年前轉讀這學校,她可以照顧我。

在新學年開課不久的一天,下課休息時,有一位同學邀請我去聖堂朝拜耶穌。聖堂為我是一個不可隨便進入而且很神祕的地方,很好奇也很緊張地跟隨著她,直上修女住的地方。踏進門時,看到一位穿著白色衣服的修女,頭上披著一條很長,好像新娘佩戴的白紗,端跪在聖堂前面中央。好美!祭台上有很多花,上面有一個打開的長方形的金屬箱子,箱子被柔和的燈光照射著,裡面放著一金色十字架,在架子中央嵌放著一片白色的東西。聖堂內肅穆無聲,卻彌漫祥和寧靜的氣氛。內心的緊張消失了,感到很輕鬆欣悅。同學指著那塊白色的東西輕聲說:「那是聖體、耶穌。」我學她跪下來,心中不期然冒出一奇怪念頭:「如果我能像那修女常來這裡……多好呀!」此後,常找機會請同學帶我去聖堂。

五年級時候,我的姊姊領洗了。母親雖反對,但姊姊是乖孩子,她也沒有多阻撓。我很羡慕姊姊,也開始希望能領洗、領聖體。小學畢業後,有機會轉讀一間有名氣的基督教中學,但我不願意去,怕失去領洗的機會。

升上中學後,多了與修女接觸的機會,從她們身上看到愛、克己、犧牲的精神,常會想知道為甚麼她們甘願離開自己的國家,終生在異地傳教呢!加上在成長階段尋找身分的困擾──我是誰?有一天,鼓足勇氣向那位使人望而敬畏的校長修女提出這問題。她看著我微笑說:「你是天父的女兒。」是的,透過聖洗我是天父的女兒。

我要學道理、要領洗。可是道理班完了,我不敢向父母提出。等待吧!到了中三下學期,這份渴望更形迫切。領洗前父親或母親要去見本堂神父,他們會嗎?我熱心地祈求,奇跡似的,父親竟一口答應去見神父呢!

領洗後,在同學邀請下加入了聖母軍,有機會探訪家庭、陪同修女去探醫院、給臨終的病人付洗等。聖母軍的工作給我很大的衝擊,尤其是癌症病房的病人;一位十二歲患骨癌自小被病魔折磨的小男孩……等,我開始去思索人生的意義與價值。

也是因聖母軍的培育與天父的恩寵,每天的彌撒漸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因為我感到可從耶穌聖體得到力量,特別是在困難的時候。母親曾多次責罵說:「人信,你信,也不用天天去聖堂,聖堂會給你飯吃嗎?」我則嘻皮笑臉回答說:「若是的話,你會讓我去嗎?」

「人縱然賺得了全世界,卻賠上了自己的靈魂,為他有甚麼益處呢?」(瑪16:26)此時,天父回答了我在領洗時所作的祈禱,透過某些人和事件向我提出愛的邀請,首次朝拜聖體的情況常湧現腦中。但我更愛年事已漸高的雙親,捨不得離開他們,我跟天主討價還價,待我完成我所喜歡的學業後再說吧!內心有著很大的矛盾與掙扎。

在這鬥爭期間,一方面有機會多認識方濟精神,深受他與大自然融和為一體的美麗吸引,也羡慕他那超然物外如同小鳥般的自由。另一方面我卻與朋友看電影、跳舞、玩樂,掩耳不要聽天主的召喚。但很多時歡樂之後所得的是空虛的感受。

天主仍是那麼耐心地等候我,經過好幾年的否認、逃避、掙扎,終於我投降了。當我向家人提出入修會的意願後,家庭戰爭爆發了。自小被家人嬌縱的我,現卻被姊姊們指責為家庭叛徒,忘恩負義、不孝之罪,說我走火入魔;姊夫們懷疑我受了別人的欺騙,不斷的問,旁敲側擊;父母親則流著淚,柔聲勸說:「乖女兒,不要入修會。你不理我們了嗎?」在軟硬兼施、四面楚歌的情況下,主,我該怎樣做?「誰愛父親或母親超過我,不配是我的……」(瑪10:37)

天主改變了父母親的心,他們作了他們的祭獻。天主也賞賜了他們領洗的恩典,不久就把他們接到祂的懷抱。

經過了多年的修道奉獻生活,體會到聖召是一種恩賜,是接受愛的邀請,更密切地跟隨基督的信德生活,參與祂的逾越奧跡,分享祂復活的喜樂。在多次黑暗考驗中,始終感到有雙溫暖的手扶持著我,「祂於創世以前,在基督內已揀選了我們……」。(弗1:3)

刊於《公教報》一九八七年一月十六日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