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從歷史人物到我主

高中時《良相佐國》、《賓漢》、《聖女貞德》、《萬夫莫敵》……等宗教片,常有一些令人難以忘懷的鏡頭,如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等等。尤其《良相佐國》的主角多瑪斯.謨爾在上斷頭台前說:「我忠於國王,但我更忠於我的天主!」讓我沉思不已。

上了大學一年級,我參加山地服務團,輔導我們的是一位外國神父,一切費用均是他募捐而來的。

為甚麼他要這樣做?甚麼力量支持著他?在靜宜校園裡穿梭的神父、修女們為何要獨身?這些問題都是使我好奇和想知道的。因此朋友邀請我去聽道理,我毫不思索就答應了,結果因對宗教一片空白的我和友人的程度相差太大而要分開時間個別聽道理。

基於對神父的信任,也不顧發抖的雙腳,開始每星期一次面對外國神父聽道理,三年半的時間沒有間斷。

在這段期間裡,神父從不問我要不要「領洗」,倒是我的輔導神父問我何時領洗?我回答:「十年後吧!」「十年後,我要送給妳的禮物也生蚺F。」

我如此以修學分的態度求道,天主似乎離我很遠。基督還是歷史人物,和孔子一樣偉大,令人欽佩而已。

然而天主播在我心的信仰種子,雖然表面上還沒有開花結果,但價值觀的薰陶在我選擇職業時倒是很明顯:殘障兒的保母、啟能中心的老師、兒童村的阿姨,都是我願意嘗試的工作。

然而家父的一巴掌、家母的眼淚,使我到國中當代課老師去了。

經過職業的更替、挫折;男朋友的未定,我又到輔大工作。輔大有那麼多的神父、修女,既然來了,再聽道理吧!透過聽兩位神父的道理以及和修女的朝夕相處,再加上害了一場病,使我對人生有更深的體驗,渴望成為基督徒的意願逐漸增強,而每天下午參與彌撒及神領聖體,更不自覺地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選定了領洗時間、地點,我興高采烈地自製精美邀請卡,想告知全天下的人,我慕道十年終於成為基督徒了。

一九八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是喜樂的日子,我瑪利亞在基督內誕生了。禮節結束,踏出耕莘文教院的聖堂,即有一修士穿著雪白套裝、捧著花朵對我說:「瑪利亞!加入我們的行列吧!這禮節為妳已算是結婚了!」隔不到兩分鐘,家母指著我的上司修女背後說:「修女的衣服很難看,妳不要去穿它!」那時自忖當賢妻良母是我的心願,他們真是太操心了吧!

然而天主的想法不是我的想法,在聖神的帶領下,無論自己或周圍的人都可感覺到天主賜我的聖寵是那麼多,那條由環境、經歷、個性所形成的枷鎖,清楚的可意識到它在慢慢放鬆。對人、事、物、地的品味也因耶穌對我心靈的輕柔洗擦而有所改變;在基督內的自由、平安已不是遙而不可及。

幾次教會活動以及平時和神父、修女的交談,他們對生命、感情……的體驗之坦誠分享,使一心尋求婚姻生活的我,開始拓展了更寬廣的視野:孔子的仁愛之道是我一生願行的,而基督生命的好消息我已得到;還是自由身的我願意以生命註解「天主是愛」嗎?註解「天主是愛」也是一個「冒險」;本性喜新奇、挑戰的我願往下跳,提前過「天國」的生活嗎?

試試看吧!除加強自己的祈禱生活、宗教知識外也到神學院註冊上課,另外每個月到主顧傳教修女會「望會」一番。我與主顧傳教修會的關係如以婚姻做比喻,有點像隔壁家的男孩等我長大好與我結婚似的。因靜宜四年、輔大四年均和主顧家的修女在同一屋簷下生活,尤其輔大四年工作、念書、起居均常在一起。在耳濡目染下對修女是甚麼、能做甚麼、團體生活的種種……是清晰可見的。所剩下的是自己是否肯定願一生住在上主的殿裡,泛愛天主的一切肖像。

感謝天主賜我這份傻勁與勇氣,能無視於家母的眼淚,於一九八四年中華聖母日踏入主顧大家庭。回想自己這份聖召是我十年望教、因著天父的恩寵、得蒙耶穌的垂青才能成就的,我能不天天珍惜、感謝嗎?

刊於《公教報》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十九日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