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機遇

謝榮珍

童年的時候,我住在桃園縣平鎮鄉南勢村。三合院的前面有石砌的內院,接著是曬穀場、池塘、菜園、柚樹、葡萄、水梨、圳溝;後面有李樹、蕃石榴、橘子、香蕉、龍眼、木瓜、棕櫚樹、竹園;周圍有幽篁掩映,河流像一條長帶,晝夜潺潺而流。我在此庭院,讀了很多童話、小說、名人傳記、文學名著……。每天清晨和日暮,我得給祖宗神位換神茶、上五炷香;灑掃廳堂、飼放雞鴨。

父親有三畝多的水田,每逢假日,在太陽下,有做不完的田事。因此過完暑假,我總是面目手腳黧黑的回學校去。我很羡慕那些住在鎮上的同學,皮膚白皙,不必像我這般勞動。先父先母為人誠懇、樂善好施,池塘的魚、田地的出產,常慷慨的餽贈親友。我自小就濡染在他們嚴以律己、寬以待人的風範裡。

鄉間的藍天白雲,原野的稻田草木,滿天星斗的廣闊夜空,醞釀了我酷愛自然、熱愛生命的心性。長大後,小時的經驗,引發我對文學的興趣,及對宇宙人生的無限渴望和尋求。

有一次在《修女傳》裡,看到奧黛利赫飾演修女,穿著修女的衣服,莊嚴聖潔,與眾修女在聖堂詠歌祈禱。她的虔誠,深深吸引著我。藉著這部電影,我想:我也可以當修女。

我開始找修女,每周兩次聽道理,好能知道信仰是甚麼?當修女的目的和使命是甚麼?一九七三年聖誕節我領了洗。以後陸續參加避靜、基督活力運動、與主同在生活營、平日彌撒……。漸漸我認識天主的仁慈。

生活中我喜歡瞻仰依撒意亞先知所預言──上主僕人的儀容。慈善的撒瑪黎雅人,給我許多挑戰,我自問自己是誰的近人?我憐憫了誰?《富少年的故事》使我經驗到更深的自己:我有很好的文明和物質環境,不偷、不搶、不殺人、不欺詐、不作假見證。這一切都從小做到了。但我禁不住耶穌的定睛相看!我願意變賣一切,跟隨祂!

一九七六年九月我入會了。這種選擇,不是否定婚姻的生活。在我的想像中,婚姻生活也有很美麗很神聖的地方。不過要將我的一生,盡屬於一個家庭、一位先生和小孩,似乎不能滿足我。我更願成為天主原野中的水仙、山谷中的百合。

許多人羡慕我,見我經過幾許波折,終於實現了夢寐以求的理想;也有人可憐我,想我自此將一生清苦孤單,母親和家人都不是教友,自始就作如是想。

當我第一次動身到修女院時,我選了家中宴客的一天,想藉著招待賓客使母親不致太難過。我帶了一些日用品,留下兩封信就走了!為了跟隨耶穌,離開了蔭庇我二十多年的甜蜜家庭和養育我二十多年恩深似海的母親,我的眼淚一直流到新竹。

在修女處,一想到母親可能會因我的離去而傷心落淚,不禁寢食難安,備受煎熬。後來家人果然打了幾次電話,勸我回去。我想母親的難過是難免的,即使我不當修女而去結婚,她也會難過。現在既已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到這裡,我就不輕易回頭。可是哥哥發出最後通牒──母親為我的離去不食不眠,終日以淚洗面,萬一她有個甚麼三長兩短,我得負全部責任。當初父親去世時,我見過母親的悲慟和孤苦,現在我覺負不起這個責任。

於是我像紙房子一般倒塌了、屈服了!好不容易走了最艱難的一步,如今又回到原來的地方,我萬般無奈地心如死灰!四個哥哥不知我已回家,還僱計程車去修院接人,要修女們不要收納我,以及打消我修道的念頭。修女告訴他們我已回家了,他們仍不相信,以為修女將我藏起來了。後來哥哥們在家看到我,知道我所做的犧牲,一句責備的話都沒有說,大家沉默不言。

回家後那一年,我很茫然,不知如何走橫在前面的路,幾次想放棄修道的意願,聽母親的話好了。在那一年中,常常祈禱,每想起舉步維艱的境況,便不禁眼淚滿眶。然而心中的一絲光明,在黑暗的風雨中始終不滅;那顆隨耶穌的心始終在跳躍!

第二年,母親不忍心見我受折磨而終日悶悶不樂,於是成全了我的意願。入會後,母親幾度生命垂危,我多次回家探望她,見她日暮西山,孤獨憔悴,幾次想留下,陪伴她至生命末刻。有一次陪母親看病後,取道回修院,見她龍鍾的身影停立於十字街口,等待來來往往的車輛走盡,這種別離,撕裂了我的心;但為了跟隨耶穌,成就更大的愛,我抬起頭來,再度往修院奔馳。

母親為了我的理想,白白將我交出,成全了我,這是我一生感念不盡的。天主也以最大的恩賜,替我報答了媽媽,在度七十壽辰時她皈依了天主,全家喜樂的參加了她的洗禮。

一九八四年避靜,我在默想中回看自己的蒙召,在耕莘文教院十樓會院的窗口,眺望台北市的幢幢高樓、路上的車水馬龍、穿梭不息的人潮,心想:如果我不當修女,今天我會在哪兒呢?一個車掌小姐?一個街頭的攤販?一個職業婦女?一個黃昏時在屋角給孩子洗澡的媽媽?這些身分也很神聖。然而我喜歡探討宇宙人生的真理,我喜愛大自然,我喜愛沉思默想,我喜愛生命和服務人群,我喜歡尋求聖善的愛……。

在修道生活中每日祈禱默想,藉著看聖書效法古今完人,每年有八天避靜,有作不完的使徒工作,這種種才能實現我的理想。

生命只是片刻,轉瞬即逝,我能生逢其時,不偏不倚的被選中,這是何等的大恩!其間只須發生絲毫的意外,我就不是今天的我了。我驚訝嘆息這一機遇。「我還沒有在母腹內形成以前,祂已認識了我;在我還沒有出離母胎以前,祂已祝聖了我。」(耶1:5)

一九八零年九月,我發初願。一九八六年五月,赴羅馬修會總院做第三年。

回顧這幾年在聖神內、教會內、修會神恩內的培育,學習著棄絕自己,跟隨耶穌;學習著度三願和團體生活;在傳福音的使徒工作中,學習與所接觸的人認同,這種無限度的開放,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財富。

在彌撒聖祭中,主耶穌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而捨棄的;這杯是我的血,為你們而傾流的……為你們,為你們……我分享著祂的愛情,在祂的祭獻裡,我發現了自己生命的高峰和意義,就是在最小的弟兄身上,肖似祂、跟隨祂。

生命不是流雲,它不是偶然出現。生命中的每一片陽光,每一道彩虹,每一道波濤,都是為宣佈上主恩慈的喜年。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