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愛的足跡

林綢英

生命的誕生是人類的一件大喜事,更是天主傾注無限的愛情,在不同環境、不同境遇中予以光照滋潤,使它成長茁壯。

感謝天主,當我出生時已把我安置在一個教友家庭,為我鋪上信仰的溫床。在父母虔誠的薰陶下,信仰自然成為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直接影響我的一切及整個人生。

年幼時,修女的影子已深印在我小小的心田上。她們那襲皎潔純白的外衣及臉上閃露著的摯愛笑容,使我聯想起在光榮中享見天父聖容的小天使。修女們將自己全心交託於主,跟周圍的人一同歡笑、一同哭泣;在充滿貧病困苦的地方,給那裡的人予深情的關懷與撫慰。她們謙遜特殊的行為,吸引著我歸向天主。

憧憬與理想,隨著歲月譜出聖神的催迫:來,跟隨我。過跟「她們」一樣的生活,這份渴望清晰的觸動我,但是由於環境因素,我幾乎拒絕了天主的召喚。

父親因病去世,哥哥姐姐們在外成家立業,弟弟身在小修院,留下在床的母親。我一再的掙扎,總掙脫不了親情的枷鎖。

母親覺察出我的徬徨,把我叫到跟前,說:「妳走,修女們等著妳,妳的路還很長,別讓我這個快走到盡頭的人耽誤了,妳放心的走,別為我擔心。」在萬般的催促下,藉著一股莫名的力量,我提著行李,在淚水的陪同中來到會院。

接受至高者的邀請,自己顯得如此卑微,如此平庸。我每天為朝思暮想的母親祈禱,也為自己的答覆祈禱。

剛離開山上,帶著幾分羞澀、畏懼走到一個新的團體。修女們非常喜歡我,而我性格的內向遮掩了山地人本有的熱情。

我告訴天主,我愛我的團體、我的姐妹,可是我常常害怕。我不知道怕從何來,對於自己負責的事情,不敢放手去做;沒有人責備我,是內心的自我要求使我怕做不好、怕做不完。「怕」整天纏繞著我,使我活不出基督徒的喜悅,聽不見天主的聲音,把耶穌基督給的安慰擯棄於門外。我嘗試著努力、徹底改變自己,可是脆弱如同小花的我,沒有十足的勇氣接受每一個挑戰,反而被考驗所擊倒,我摔得好痛,致使奉獻生活的真義蒙上了陰影。

好幾次,我想打退堂鼓,就此作罷,回到山上,一面照顧母親,一面度祈禱生活,不是很好嗎?當時並不知這念頭是魔鬼的誘惑。

天主是救人脫離敵手的天主,是活人的天主,祂賜給我一位護守天神──我的初學導師。她不厭其煩循循善誘,一次又一次的鼓勵我接納自己,我就是我,一個不可能改頭換面的我,沒有人計較我的笨,不管我變不變,大家一樣的愛我,生命的花蕾正含苞待放。

聖神的德能慢慢敞開我的心,天主的大能庇蔭我,包容我所有的缺失;我為自己的軟弱掩面哭泣,為自己的無能為力嘆息。走過佈滿荊棘的奉獻生活的初期,驀然回首,我不但沒有遍體鱗傷,反而更認識自己,得到滿懷的恩寵。

驅散心中的陰霾,天主的美善洋溢在我的生命裡;同時我沒有忘記,祂未曾應許天色常藍、花兒常開,祂只應允祂的慈愛永遠常存。

未來還有許許多多以各種不同姿態出現的考驗,祈求耶穌基督讓我從十字架上,從肋旁的聖傷內,獲得力量;在祂的愛和許諾中成長、茁壯。

刊於《公教報》一九八六年八月一日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