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許多證人 一個見證

許至貞

二十年前,我所居住的小城是那麼的純樸。生活於此氣氛中,幫助我培養了對生命的熱愛;而無形中也培育了今日我對主的虔敬。老家拐個彎就到了一座教堂。母親為圖方便,把我送入該教堂附設的幼稚園。猶記得入學日,因著不肯上學,還遭一向疼愛我的祖父的一頓鞭子,孰知信主的種子就這樣撒下了。

在幼稚園一年,最深的印象是想偷看聖堂的究竟;還有那裡的老神父,他那刺人的鬍子、由樓上丟下來的糖?及那濃厚的愛,至今雖時隔二十年,仍深深地銘刻心中。

在小學期間,雖無緣接近那間教堂,但教堂噹噹的鐘聲,至今仍難以忘懷。今日回想,那噹噹之聲正似天主對我的召喚,然而,儘管鐘聲不時帶給我對天主的渴慕與心靈的安樂,但我如幼小的撒慕爾般,不及分辨主的聲音,未有信仰天主的行動。

隨著年齡的增長,心靈也彷彿進入了無神的世界。在我成長的反叛期間,對生活的意義充滿了疑惑,升學的壓力引發了我對人生意義的反思,而對一切的反抗也一股腦兒發洩於對宗教的排斥。

進入專科學校以後,因為一位學長的引薦,參加了同學會的活動。同學的熱烈歡迎及各種活動令我對學會產生濃厚的興趣,但卻因家庭的反對,未能繼續參加。然而天主仍鍥而不捨的加以垂愛。

一年之後,因著一項機緣,我再度參與團體的活動,而且愈來愈積極。然而,整個教育的方式及家人的反對,令我對信仰產生懼怕,使我始終不肯敞開心扉接受救恩。但是輔導神父和修女的關懷與愛心早已充滿了我整個心。

在專三時,長期臥病在床的祖父患上了胃癌,於是「生命的意義」、「生活的目的」這些問題再度在我腦中出現。和幾位學長交談後,他們鼓勵我聽道理,並告訴我在信仰內可以找到解答。在盛情難卻之下,便抱著姑且一試的態度參加了慕道班。

祖父之死──我生平第一位親人的去世,給我帶來了強大的震撼,這在我的生命史中佔著極其重要的地位。因此開始嘗試聽道理,但後來因故暫停。我回到了堂口──當年的母校,每日參與彌撒,也積極地參與青年會活動。有一天,一位老太太欲奉獻彌撒,但因語言不通,由我充當翻譯。完畢後,神父要我辦告解。當他弄清楚我尚未領洗之後,便打算在聖誕夜給我傅洗(相距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並幫我補齊道理。經過害怕──拒絕──渴望之後,我終於進入了羊棧。

感謝天主未使我對信仰冷淡,反而比以前更為熱心。後來在一個冬令營裡認識了幾位神父和修女,讓我得以在信仰的領域遨遊,而自小對獨身生活的渴望更進而積極地轉變為對奉獻生活的渴望。

幾年時間的參與活動,與神父、修女的來往,助我加強了奉獻的意識,進而邁向恩寵史的第二階段──蒙召進入天主的神聖修會家庭。從此在日常生活中體驗天主的真善美聖;在天國中成長為中悅主心的兒女。

在成長為天主的義女,與基督共生死、共榮辱的生命旅途中,十字架的挑戰接踵而來。幸而信仰方面賴天主的恩寵讓我戰勝挑戰而不至離開祂;因著天主的助佑,讓我能與祂同行。「上主賜我鴻恩,我將何以為報?」

回顧自己的救恩史,才發現天主自幼小時就已召叫了我,只因自己的敏感度不?,因而錯失多次良機。但天主的愛是始終不渝的,祂願將救恩賜給每一個人,因此祂不斷地用各種方式一步步地引領我,直到我聽到祂的聲音並接受祂為我的救主。

另一方面,我更意識到作見證的效果。自幼稚園、同學會至另一青年團體,神父、修女的精神,幫助我更真實看到天主的大愛,使我較易接受天主的恩典。他們全心奉獻的精神,至今仍令我欽佩萬分。有人栽種,有人澆灌然而使之生長的,卻是天主(格前3:6)。反省之後,增加了我作證的使命感。事事有時節,天下事皆有定時(訓3:1)。

當年的老神父可知道,因他的言行在一個小女孩心裡埋下了信仰的種子,這種子發芽成長,並在基督內開花結果。這更啟示了我:時時處處不忘以善表作見證及奉獻生活的價值。

刊於《公教報》一九八六年五月卅十日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