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風水先生終於讓步

馬谷

德蘭是一家的長女,下面有兩個弟弟,四個妹妹。她雖然只有小學畢業的程度,卻很會用頭腦思考。德蘭對宗教很是熱衷:初一、十五常和媽媽到尼姑庵去拜觀音菩薩;農曆新年,一定跟爸爸經彰化到北港進香拜媽祖(他們家居桃園的新屋)。

爸信道教,媽信佛教;爸媽都以燒香拜神為理所當然的人生大事。因此德蘭偶然聽一位天主教朋友說到耶穌,知他們並不給耶穌燒香,心裡就想:這樣耶穌一定不是神,不必去拜。

一次,一位意大利方濟會士何神父發現德蘭染上了流行性感冒,給她配藥,叫她回家服用。一向身體健康的德蘭不願相信,但她終於病倒了,一連三天發著高熱。病中她想,活到二十歲,大概就此結束了,不知這一生有何意義。另外又想,那位何神父跟她無親無故,為何那樣關心她?如果病愈,一定要去問個究竟。

那時候──一九五七年復活節,新屋附近還沒有天主堂,神父要租房子住,德蘭果然找來了,神父用很重的湖南腔國語跟她會話。

不久神父就給她講「要理問答」:你為甚麼生在世上、耶穌的救恩......。德蘭聽的十分有趣,覺得這道理正答覆了她心中的問題。她不但聽的有趣,回家還講給爸媽聽。爸爸除種田外也給人看風水、算命,對女兒所聽所講的道理多少存在著戒心。媽媽卻聽得津津有味,不斷點頭稱是:有道理,有道理!

德蘭這樣又聽又講,當然進步神速。不到半年,她要求領洗了,爸爸反對,媽媽贊成。媽媽不僅贊成女兒領洗,還同意她修道,但有一個條件,就是得先看清楚。看清楚了,決定了,就專心去修道,因為俗話說,「心專,石會穿」。至於爸爸那裡,媽媽願為女兒承擔一切。有這樣一位未念書、不識字,卻十分明理的媽媽作後盾,德蘭自然不難達成心願了。

原來德蘭聽何神父的湖南國語相當吃力,另一方面她又覺得那麼好的道理,聽不清楚,實在可惜。有一天,她問何神父:只有神父才能傳教道理嗎?神父說:不,修女也可以。德蘭心想:修女是甚麼?不但沒有見過,也沒有聽過。不過只要女孩也能傳教,她願去當修女。

上面說過,德蘭在一九五七年復活節開始聽道,當年九月八日就領了洗,三年後(一九六○年)進初學院,再過兩年發初願。父親在她入會修道後十五年之久都不理她,她回到家裡,父親也裝著沒有看到;這其間母親需要負擔的當然不少。母親不但支持女兒,並且自己也進了教,跟最小的女兒(與德蘭相差二十歲)同天受洗。

奇怪的是小女兒也要去修道,但怎樣通過父親這一關呢?這次不能由母親擔當了,因她母親不幸因車禍受傷不治。出殯前,小女兒跪在亡母的棺木旁請求父親的許可,父親答應了:你去修道罷!小女兒發初願的那天,父親第一次踏入天主堂來觀禮。大女兒慶祝入會二十五周年日,父親也來了。最後一次的讓步是,大女兒說服了父親,不把母親葬在他認為風水好的地方,而葬在天主教公墓裡。

刊於《公教報》一九八六年五月廿三日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