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飲水思源

方濟會

胡健挺兄弟

在我身上,我帶有耶穌的烙印(迦6:17)

還只剩下四十天,神學課程便暫告一段落;在台六年的陶成,也將宣告「閉幕」。過去的日子是閃亮的,雖是五味俱全,但都帶著天主恩寵的烙印。

天主的救恩,在歷史中日益明朗:亞巴郎身上的許諾,在以色列民族中逐步實現,最後決定性在耶穌基督身上達到高峰,並繼續實現在新的天主子民身上。所以,每一個人的信仰,都有著歷史性和團體性。聖召(狹義的)之發現和成長,脫離不了團體,在我司鐸聖召的萌芽及茁壯的過程中,團體的影響尤其明顯,而且是深邃和難量的。
「天主從母胎中已選拔我,以恩寵召叫我」(迦1:15)

在幼小的心靈中,天主早已經播下聖召的種子,雖然那時根本意識不到。感謝好天主,祂賞給了我一個美好的家庭──我第一個接觸到的團體,其中有我可敬愛的父母及手足。在六兄弟姊妹中,我排行第五,有兄、姊各二、和一個弟弟。八個成員中,父母、小弟和我四人,在十五年前的聖母升天瞻禮領受洗禮,姊妹之一則在十二年後全家成為教會成員。

我父母兩系家族,俱屬名門,且為大富之家;他們都曾受高深教育,生活無憂無慮。赤禍蔓延,他們逃到香港,不但家徒四壁,而且貧無立錐,我與小弟的出現,徒增困境。可是,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從未親聞父母的輝煌往事,也極少聽到他們怨天尤人。由於父親耳朵失聰,不能謀事,結果父代母職,而母親則靠勞苦的工作及不足糊口的工資,來維持家計。雖然如此,他們仍能面對現實,埋頭苦幹,克勤克儉,慷慨助人,我真不知如何去描述他們的奮鬥精神。

在我父親身上,我發現耶穌基督的良善心謙,和「在苦難中學習了服從」的面貌;我母親身上所呈現的,則是耶穌基督「沒有比為朋友犧牲性命更大的愛」之面容。由於對聖召及修道生活的不了解,父母從未直接贊同我修道的選擇,但是他們尊重我的決定,並常準備著接受我。從他們的嘉言懿行及生活態度中,我得到一種靈感,一般振奮心神的動力。

「我們是在瓦器中存有這寶貝,為彰顯那卓著的力量是屬於天主,並非出於我們」(格後4:7)

中學畢業時,我正式「進軍」堂區的善會團體,在團體中,我的宗教知識與意識不斷增長。在眾多的青年中,我與一小撮志同道合之士組成一個號稱「九傻」的團體,彼此宛如結拜手足。有幸成為這小團體中的一員,我慢慢藉著服務,活動、分享、祈禱等,在主內日漸成長,並發現了自己的聖召。

在團體中,我不是優秀份子。論學業,成績不堪入目;論品格,頗令「群醫」束手;論才智,更像雞立鶴群。在我進修會前,本堂神父對我說:「漫不經心的你,不像是這材料。...我給你一個忠告,幾時你發現有甚麼不對勁的,趕快離開修院」。我給人的印象,可見一斑。

「我賴加強我力量的那位,能應付一切」(斐4:13)

經神師的指導及介紹,我開始嘗試過方濟會的生活。在香港思高聖經學會,我度過了望會及保守的階段,團體給我的啟發是:愛是修道生活的開始,過程和終點。申請進入初學被批准,從此開始了在台六年的培育,陶成。

在大溪的一年初學,可說是最甜美的,因為是專注於與天主來往的時期;也能說是充滿痛苦的,這是由於要從舊人變化成新人。神師的指導,兄弟的支持,恩人的代禱,是我完成初學的主要因素;天主恩寵有加,不言可喻。

哲學兩年當中,有不少同學離開修道行列,為我帶來相當大的挑戰;但在考驗中,天主的能力更得以彰顯。離開的弟兄,論才論德,都超越過我,若非天主的垂愛,我又怎能繼續?「這樣看來,蒙召並不在乎人願意,也不在乎人努力,而是由於天主的仁慈,祂願意恩待誰,就恩待誰」。(羅9:16,18)

「因天主的恩寵,我成為今日的我」(格前15:10)

神學一年級的結束,正是我修道生活的最低潮,不但懷疑自己是否有聖召,而且刻意盼望沒有,為求免去這「苦爵」。天父並沒有把杯爵撤去,反而以祂的大仁慈,藉聖神的默啟,使我得知祂的旨意,並學習俯首至地說:「爾旨承行!」在神二的學期當中,我終於向天主的大愛投降,在方濟會內宣發了終身的隆重聖願,誓許追隨耶穌基督的至聖福音,至死不渝。

「我生活在對天主子的信仰內,祂愛了我,且為我捨棄了自己」(迦2:20)

去年十月,我被祝聖為執事,正式成為教會的服務員,肩負重任,向普世宣告「基督的愛是怎樣的廣、寬、高、深」(弗3:18),並且作証「天主竟這樣愛了世界,甚至賜下了自己的獨生子,使凡信的人獲得永生」(若3:16)。
我有勇氣去接受天主的使命及恩惠,只「因為我知道我所信賴的是誰」(弟後1:12)。

「應常歡樂,不斷祈禱,事事感謝,這就是天主在基督耶穌內對你們的旨意」(得前5:16-18)

聖詠作者說得好:「會歡樂歌唱的人,的確有福」。(詠89:16)我要全心全力歌頌天主的仁慈,也要不斷的感謝,感謝我的好父母,我的兄弟姊妹,我的好友及團體,我的修會,指導我的神長,神哲學院的教授與同學,誠意接受我的修院兄弟,一切關心我的人,所有的神形恩人,在臨近晉鐸的時刻,我不能忘懷我的啟蒙師,特別是陳神父和阮修女。

「我們或生或死,都是屬於主」(羅14:8)

「一切都是你們的,你們卻是基督的,而基督是天主的」(格前3:22-23)而「耶穌基督,昨天,今天,直到永遠,常是一樣」(希13:8),祂「就是愛」(若一4:8)。所以「在我一生,我要讚美上主,一息尚存,我要歌頌天主」(詠146:2)「願光榮歸於天主,祂能照祂在我們身上所發揮的德能,成就一切,遠超我們所求所想的。願祂在教會內,並在基督耶穌內,獲享光榮,至於萬世萬代!阿們」。(弗3:20-21)。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