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主 目 錄

「想不到」

香港教區

甘寶維神父

 

八五年的某天,本堂神父問我:「你有無興趣做神父?」我輕佻地回答:「神父你都黐線!我點會學你呀!」想不到神父的詢問,使我整晚都睡不了。翌日,我還要找神父傾訴。真是想不到,現在,我已經是神父了。

 

八六年的某天,我在本堂神父的鼓勵下,終於鼓起勇氣,聯絡聖神修院的神師,約了見面的時間。怎料他竟然失約(原因是忘記了),還連續兩次,真是豈有此理。不過,想不到他的失約,使我在等待他的期間,有機會在聖堂中直接和單獨地與主交談:詢問祂,祈求祂。第三次的約會,我終於見到這位神父了,想不到與他一見如故,他便成為了我的神師,幫我探討聖召。現在,他是我的鐸兄,是我的同行者。

 

八七年的某天,一時衝動,告訴神師想申請入修院,神師說:「不用心急,慢慢來。完成你的印刷課程才說吧。」八八年,我完成了課程,神師問我怎樣,我竟然告訴他:「我都覺得未到時候,還要看清楚一點。」要看清楚一點,是因為我還未肯定。想不到這份未肯定,竟使我下定決心,尋找答案,於是同神師商量在修院體驗生活。

 

八九年的某天,第一次同父母談及想做神父一事,並告之他們會入修院體驗,記得當時心跳加速,十分緊張,不知他們有什麼反應?是否贊同?想不到父母不單同意,也十分支持,使我更有力地踏上這體驗的旅程。於是我便放下平時的生活習慣(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在每日下班後往修院生活。一心以為體驗生活,就是體驗修院團體的生活,想不到最大的體驗,竟是祈禱的生活。我發現,我的生活有祈禱,但不是祈禱的生活,我開始學習同天主一份深度的交往,正正是因為這個經驗,我明白到回應天主的召叫,不是一朝一夕或一次過的事,而是一生一世的事。我決定寫信申請加入修院,不是因為我肯定我可以過修道生活,而是因為我肯定天主的臨在,天主同我一起生活。現在,我仍是每一天都在回應天主呢。

 

回想起自己回應聖召的歷程,的確有千個、萬個的「想不到」,因為「天主為愛他的人所準備的,是眼所未見,耳所未聞,人心所未想到的。」 ( 格前 2:9)

 

朋友們,你們有想過自己有聖召嗎?有的話,不要再想了,回應吧!在生活中回應,在祈禱中回應,因為「天主天天同我們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終結。」(瑪 28:20 )

 

回 主 目 錄

由二零零五年六月開始,每月出版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