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恐怖主義和戰爭出自激起受壓迫者發怒的人的貪婪和權力慾。

「不要羨慕強暴的人,更不要選擇他的任何行徑,因為上主厭惡乖戾的人,摯愛正直的人。 」(智3:31,32)
暴力的惡性循環

暴力,恐怖主義和戰爭出自激起受壓迫者發怒的人的貪婪和權力慾。紐約最危險的幫派頭目之一,波多黎各人尼克.布魯茲敘述他在紐約學生時代的一件事:
放學了。我獨自穿過庭院時,發覺有幾個少年跟蹤我。我朝背後看去,我後面有五個黑人男孩和一個女孩。我知道波多黎各人與黑人之間發生過許多次惡鬥,所以我加緊腳步,但我發現他們也加快了。
出了庭院,我在通往街道的小徑上走。黑人少年們追上了我。他們中有個體型粗壯的,把我推到牆邊。
我的書本掉落下來,那夥人中的一個把那些書扔到陰溝裡。我環視四周,看不到一個可向之求救的人。「小傢伙你在我們的土地上做什麼?」粗壯的男孩問道,「你不知道這是我們的地盤嗎?」
「這是學校。學校不屬於任何幫派。」
「不要放肆,小傢伙,我不喜歡你」,他一邊說,一邊把我推到牆邊。那時,我聽到喀嚓一聲響:那是一把可摺疊刀的典型響聲。
那個粗壯的少年把刀指向我胸前,並玩弄我襯衫的扣子。「小傢伙,現在你好好地給我聽著」,他說,「你還是這個學校的新生,你知道嗎?凡是新生都需要受到保護,從現在起你每天要付給我們二毛五分錢,那麼我們就不准任何人動你一根汗毛。」
他們中一人冷笑著,又說:「是的,我們甚至會親自保護你的,懂嗎?」其他人大笑。
「真的嗎?」我答說。「要是我真的每天給你們二毛五分錢,誰可給我擔保你們不再干擾我?」
「聰明的小傢伙,沒人替你擔保,因為你無論如何會給的,否則我們把你殺了」,那粗壯的小夥子回答。
「好的,你們更好馬上把我殺掉,否則我會跟你們算這筆帳的。」我發覺那夥的其他人已有點害怕了。那個把刀子指向我胸前的粗壯男孩,不知道我是左撇子,所以沒料到我的動作:我突然用左手抓住他的胳膊,把它扭到背後。
刀子從他手中掉了下來,我把它檢起。而後我逼著他頭背著牆,並用刀子指在他的耳朵下。女孩大叫。
我對女孩子說:「喂,小姐,如果我沒錯,我認識妳,也知道妳住在那裡。今晚我到妳家去,把妳殺掉。妳說怎樣?」
她叫得更厲害,抓住一個同伴,要把他拉走。「我們逃吧!我們逃吧!」她大喊。「這傢伙是瘋子!我們逃吧!」
他們真的逃了,包括我迫使靠牆而立的那個粗壯男孩在內。
我從陰溝裡撈出我的課本,設法把它們擦得乾淨些。我手中還拿著那把小刀。我把它放進口袋,便回家去。「從今以後」,我對自己說,「他們要跟我吵架之前勢必三思而行。」
尼克.布魯茲沒有讓那把刀子留在口袋裡。受著仇恨和報復心理的驅使,他變成了紐約最危險的幫派頭目之一…直到大衛.威爾克遜領他皈依了基督為止。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