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的基本人權是擁有相親相愛的父母,他們能以愛心,並言行一致地教導他。

「你們作父母的,不要惹你們的子女發怒;但要用主的規範和訓誡,教養他們。」(弗5:4)
好小子!

正義始於家裡,從互相重視和尊敬開始1of2
一位助產士講述她工作四十年期間發生在她身上的一件事:
屠夫赫爾曼終於成為一個漂亮寶寶的父親,他感到又驕傲又滿意,決定送給在那天進入他店裡的每個孩子一條可口的香腸。此時他的小兒子正使勁兒地哭。從誕生之初,小赫爾曼就開始虐待整個家庭,他白天睡覺,晚上卻要人抱在手中,並給他唱睡眠曲,不然他就大哭大叫。我不贊成他的父母如此放縱他,就對他們說:
「你們要合理地教他,使他遵守時間。要是你們總是隨他的意思,滿足他的每個願望,你們會把他教到坐牢的!」
但媽媽不願聽我的話:「他懂事時就不會這樣了,我們應該讓孩子以他們的方式自由成長。」
他們繼續縱容他。一家人圍著桌子吃飯時:「我不要吃!」,小恩里科把盤子扔到地上叫嚷道。父親驕傲地笑著說:「天啊!我的恩里科真是特別!」他變得越來越特別!住區內的孩子只要一看到他就都跑掉了,沒有夥伴,他就開始騷擾小雞,「它們只是動物呀!」父親仍不以為然。
六歲時,恩里科開始上學。他是一個令人討厭的、惹事生非的學生,沒有人能躲得開他的捉弄。老師多次建議他父母送他到寄宿學校,那裡可以受到較嚴格與一致性的教育,可是沒人有勇氣作決定,恩里科就繼續如此成長。
終於,一天父子二人大吵起來:早上恩里科把收銀機掏空了,到了中午,又把保險箱的鑰匙拿走了。到此地步,連老赫爾曼也受夠了:「我是一家之主時,保險箱只有我可以開!你要一次而永遠給我弄明白!懂嗎?」
恩里科拿起一把斧頭就向父親砍去,這是他作的總回應;隨然沒有擊中,但純屬偶然。可是父親有如觸了電一般:他終於眼開了,怒火填膺,抓住兒子狠狠地揍,要不是母親和店裡伙計們加以阻攔,他可能會打死這個兒子。 次日,所有那些勸架的人都受了傷,忍著疼痛行動,而恩里科得躺在床上休養數星期。
父親的干預很嚴厲,但太晚了。他那出乎意料的反應只是激起兒子猛烈的侵略性,燃起報復的願望罷了。事實上,恩里科用同把斧頭冷酷地,且是預謀地把父親殺死了…全村因這個罪行而震驚:在他們的記憶中從未發生過這種事!但大家都明白是這對父母促成了這個打擊他們的不幸事件。
在那個事件上,許多父母記起教育是項重要和困難的使命,而且不能等到兒女運用理智時才教導他們…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