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8

誰是傻瓜?

Thursday, July 19th, 2018

http://dvc.catholic.org.hk/blog/wp-content/uploads/2018/07/16Jul18.jpg

「傻瓜繳學費學習,聰明人以傻瓜繳的學費學習」–巴西諺語

誰是傻瓜?
有一個楞頭楞腦的流浪漢,常常在市場裡走動,許多人很喜歡開他的玩笑, 並且用不同的方法捉弄他。

其中有一個大家最常用的方法。

就是在手掌上放一個五元和十元的硬幣,由他來挑選,而他每次都選擇五元的硬幣。

大家看他傻乎乎的,連五元和十元都分不清楚,都捧腹大笑。

每次看他經過,都一再的以這個手法來取笑他。

過了一段時間,一個有愛心的老婦人,就忍不住問他:「你真的連五元和十元都分不出來嗎?」

流浪漢露出狡黠的笑容說:「如果我拿十元,他們下次就不會讓我挑選了。」

當人自以為聰明時,其實正顯出愚昧和無知。
讓我們多以柔和謙卑的態度與人相處,那才真正是智者的作為。

兩個乞丐

Monday, July 16th, 2018

http://dvc.catholic.org.hk/blog/wp-content/uploads/2018/07/16Jul18.jpg

「小信德的人啊!你們不要謀求吃什麼,喝什麼,也不要憂愁掛心,因為這一切都是世上的外邦人所尋求的,至於你們,你們的父知道你們需要這些。你們只要尋求他的國,這些自會加給你們。」(路十二28-31)

兩個乞丐兩個乞丐,每天同時經過一戶富貴人家。

這家的主人,每天丟銅板給他們,比較高大的那位乞丐總是大聲喊著:「多謝主人!你真是仁心大愛,做好事,願你長命百歲,永遠健康!」

但是另外一位瘦削矮小的乞丐,只是輕輕地說:「感謝上主的恩典。」

這家的主人每天都丟銅板到窗外,而每天也同時飄來兩種感謝的聲音,一個感謝他,另一個感謝主。

主人起初不覺如何?漸漸地開始有一點不舒服,那種不舒服的感覺一直累積,直到有一天,他想:「奇怪!是我給他錢,他不謝我,卻去謝主,我要給他一點教訓,讓他明白他應該謝的是我。」

主人到麵包店,叫師傅烤了兩條大小一樣的吐司,將一條挖空塞了珍貴的珠寶,然後再把它封起來,兩條麵包看起來完全一樣。

乞丐來的時候,他把那個普通的麵包交給瘦小的、只會感謝主的乞丐,而把那條藏著金銀珠寶的麵包,交給高大、每天謝他的乞丐,主人心想:「讓你知道,謝我跟謝主的差別在哪裡!」

那個高大的乞丐拿到麵包,覺得好重,心想:「這麵包一定沒有發好,鐵定不好吃。」

他一向喜歡佔便宜,所以對矮小的乞丐說:「我這條吐司麵包跟你交換好嗎?」

他沒說理由,瘦小的乞丐也沒有問,心裡想著:「這應該也是主的安排!」就跟他交換了;第二天,那個瘦瘦小小的乞丐,就再也沒有來乞討了,他決定回去看望他的爸爸媽媽,準備過另一種新生活,他好感謝主!

主人看到高大的乞丐又來乞討,就問:「你的吐司麵包吃完了嗎?」

胖胖高大的乞丐回答:「吃了啊!」

主人問:「啊!裡面的金銀珠寶呢?」。

金銀珠寶?乞丐這下才明白,吐司麵包的沉重是因為裡面包著珍寶,他說:「我以為是發酵不好,所以把它跟我朋友的交換了。」

主人終於明白,感謝主跟感謝他的差別在哪裡了,感謝他只是想貪求更好,而感謝主卻是怡然自得的無所貪念啊!

消氣

Friday, July 13th, 2018

消氣古時有一個婦人,特別喜歡為一些瑣碎的小事生氣。她也知道自己這樣不好,便去求一位高僧為自己談禪說道,開闊心胸。

高僧聽了她的講述,一言不發地把她領到一座禪房中,落鎖而去。
婦人氣得跳腳大罵,罵了許久,高僧也不理會。

婦人又開始哀求,高僧仍置若罔聞。
婦人終于沈默了。高僧來到門外,問她︰你還生氣嗎?
婦人說︰我只為我自己生氣,我怎么會到這地方來受這份罪。
連自己都不原諒的人怎么能心如止水?高僧拂袖而去。

過了一會兒,高僧又問她︰還生氣嗎?
不生氣了。婦人說。
為什麼?
氣也沒有辦法呀。
你的氣並未消逝,還壓在心裡,爆發后將會更加劇烈。高僧又離開了。

高僧第三次來到門前,婦人告訴他︰我不生氣了,因為不值得氣。
還知道值不值得,可見心中還有衡量,還是有氣根。高僧笑道。
當高僧的身影迎著夕陽立在門外時,婦人問高僧︰大師,什麼是氣?
高僧將手中的茶水傾灑於地。婦人視之良久,頓悟。叩謝而去。

何苦要氣?氣便是別人吐出而你卻接到口裡的那種東西,你吞下便會反胃,你不看他時,他便會消散了。

氣是用別人的過錯來懲罰自己的蠢行。
夕陽如金,皎月如銀,人生的福祉和快樂尚且享受不盡,那裡還有時間去氣呢?

三個忠告

Tuesday, July 10th, 2018
「你們該………謙卑、良善和含忍。」 (哥3:12)

三個忠告一對新婚夫婦生活貧困,一天,丈夫對妻子說:親愛的,我要去很遠的地方工作,直到我有條件給你一種舒適體面的生活才會回來,我只求你一件事,我不在的時候要對我忠誠,我也會對你忠誠的。

很多天之後,他被一個莊園錄用了。
他要老闆答應他一個請求:請允許我在這裡想幹多久就幹多久,當我覺得應該離開時,您要放我走。我離開那天,您再把我賺的錢給我。
雙方達成了協議。年輕人在那裏整整工作了20年,中間沒有休假。

一天,他對老闆說:我要回家了。
老闆說:我會照協議辦事的。不過我有個建議,要麼我給你錢,要麼我給你3條忠告,你好好想想再給我答覆。

他想了兩天,然後找到老闆,說:我想要那3條忠告。老闆提醒他說:如果給了你忠告,我就不會給你錢了。
他還是說:我想要忠告。

老闆對他說:
第一:永遠不要走捷徑。便捷而陌生的道路可能會要了你的命。
第二:永遠不要對可能是壞事的事情好奇,否則也可能要了你的命。
第三:永遠不要在仇恨和痛苦的時候做決定,否則你以後一定會後悔。

老闆接著說:這裡有3個麵包,兩個給你路上吃,另一個等你回家後和妻子一起吃吧。

在遠離自己深愛的妻子和家鄉20年之後,男人踏上了回家的路。一天后,他遇到了一個人,那人說:這條路太遠了,我認識一條捷徑,幾天就能到。
他高興極了,正準備走捷徑的時候, 想起了老闆的第一條忠告,於是他回到了原來的路上。
後來,他得知那人讓他走的所謂的捷徑完全是一個圈套。

幾天之後,他走累了,發現路邊有家旅館,他打算住一夜,付過房錢之後,他躺下睡了。
睡夢中,他被一聲慘叫驚醒,他跳了起來,走到門口,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剛剛打開門,他想起了第二條忠告,於是回到床上繼續睡覺。
起床後,喝完咖啡,店主問他是否聽到了叫聲,他說聽到了店主說:您不好奇嗎?他回答說不好奇。
店主說:您是第一個活著從這裡出去的客人。我的獨子有瘋病,他昨晚大叫著引客人出來, 然後將他們殺死埋了。

年輕人接著趕路,終於在一天的黃昏時分,他遠遠地望見了自己的小屋,屋子的煙囪正冒著炊煙, 還依稀可見妻子的身影,雖然天色昏暗,但他仍然看清了妻子不是一個人,還有一個男子伏在她的膝頭,她撫摸著他的頭髮。
看到這—幕,他的內心充滿了仇恨和痛苦,他想跑過去殺了他們,他深吸一口氣, 快步走了過去,這時他想起了第三條忠告,於是停了下來。

天亮後,已恢復冷靜的他對自己說:我不能殺死我的妻子,我要回到老闆那裏,求他收留我,在這之前,我想告訴我的妻子我始終忠於她。
他走到家門口敲了敲門,妻子打開門,認出了他,撲到他懷裏,緊緊地抱住了他。
他想把妻子推開,但沒有做到。

他眼含淚水,對妻子說:我對你是忠誠的,可你背叛了我……
妻子吃驚地說:什麼?我從未背叛過你,我等了你20年。
他說:那麼昨天下午你愛撫的那個男人是誰?
妻子說:那是我們的兒子。你走時我剛懷孕,今年他已經20歲了。
丈夫走進家門,擁抱了自己的兒子。

在妻子忙做著晚飯的時候,他給兒子講述了自己的經歷。
接著,一家人坐下來一起吃麵包,他把老闆送的麵包掰開,發現裏面有一筆錢———那是他20年辛苦勞動賺來的工錢。

享受生命中的自然

Friday, July 6th, 2018
「你們觀察一下田間的百合花怎樣生長﹕它們既不勞作,也不紡織﹔可是我告訴們﹕連撒羅滿在他極盛的榮華時代所披戴的,也不如這些花中的一朵。」 (瑪6 28,29)

享受生命中的自然

有一個青蛙哲學家看到一隻蜈蚣在走路。
他心想著,用四隻腳走路已經夠麻煩的了,蜈蚣是如何用一百隻腳在走路的呢?牠怎知該是那隻腳先走?
那隻腳後走?接下來又是那一隻呢?
於是牠叫住了蜈蚣,並把自己的疑問告訴牠。
蜈蚣說:「我一生都在走路,但從未想過這個問題。
現在我必需好好思考一下才能回答你。」
蜈蚣站在那兒好幾分鐘,牠發現自己動不了。
搖晃了一會兒,然後牠倒下來。
牠告訴青蛙:「請你不要再去問其他蜈蚣同樣的問題。
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腳了!」

星星不需看地圖就能依照原來的軌道在運行,
如果給他們圓規和尺說不定他們反而不知何去何從,甚至會迷路。
試著去享受生命中的自然。
專心走路、專心的吃飯、專心的愛。
平靜、喜樂油然而生!

知人難,相知相惜更難

Tuesday, July 3rd, 2018
「你們不要判斷人,免得你們受判斷,因為你們用什麼判斷來判斷,你們也要受什麼判斷﹔你們用什麼尺度量給人,也要用什麼尺度量給你們。」 (瑪 7:1,2)

知人難,相知相惜更難在「呂氏春秋」有一段,講孔子周遊列國,來到陳國與蔡國之間,因兵荒馬亂,旅途困頓,三餐以野菜果腹,大家已七日沒吃下一粒米飯。

有一天,顏回好不容易要到了一些白米,就下鍋煮飯,飯快熟時,孔子看到顏回掀起鍋蓋,抓些白飯往嘴塞,孔子當時裝作沒看見,也不去責問。

飯煮好後,顏回就請孔子進食,孔子就假裝若有所思地說:「我剛才夢到祖先來找我,我想把乾淨還沒人吃過的米飯,先拿來祭祖先吧!」

顏回頓時慌張起來說:「不可以的,這鍋飯我已先吃一口了,不可以祭祖先了。」

孔子問:為什麼?

顏回漲紅臉,囁囁地說:「剛才在煮飯時,不小心掉了些染灰在鍋裡,一些染灰的白飯,丟了太可惜,只好抓起來自己先吃了,我不是故意把飯吃了。」

孔子聽了,恍然大悟,對自己的觀察錯誤,反而懷疚,抱歉地說:「我平常對顏回已經最信任,但仍然還會懷疑他,可見我們內心是最難確定穩定的,內心的自我判斷,有時還會錯誤,弟子們大家記下這件事,要瞭解一個人,還真是不容易啊!」

所謂知人難,相知相惜更難。

逢事必從上下、左右、前後各個角度來認識辨知,我們主觀的瞭解觀察,只能說是片面,只是真相的千分之一,單一角度判斷,是不能達到全方位的觀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