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17

服從良心

Tuesday, October 31st, 2017
勇德的最高表現是自願為信仰而犧牲性命。

服從良心伊凡.莫伊塞杰是紅軍的一名士兵。據官方的公告,他在1972年因窒息而死。軍方想盡各種方法,不讓他父母在下葬前看到兒子的屍體。但父母執意堅持,而且施加了壓力,棺木終能獲得重開:在場人士驚恐不已,他們發現伊凡是因受到虐待與酷刑,不是因窒息而死去。
發生了什麼事?伊凡寫給他父母的最後幾封信意義重大。在一九七二年七月十四日的信中他寫道:「不久你們將收不到我的信了。我遭禁止談論耶穌基督。」
另一次,他寫道:「他們五天不給我食物,而後問我“你終於改變了思想沒有?”」
在他的最後一封信中,臨死前剛寫的,這樣寫道:「一個嚴峻的考驗在等著我。我必須為誰是真正的基督徒,以及如何活出基督徒的生活作出見證。我不知道這條路會把我帶到哪裡去。」
現在我們知道:這位年青士兵走的是一條引領他去殉道的路。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一人救千人

Friday, October 27th, 2017
為一個崇高的目標冒生命危險是什麼意思?
它的意思是:為別人的得救而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

一人救千人一列軍用卡車隊在山坡上爬行。越南如畫的景緻在早晨清澈的空氣中顯得格外迷人。
「中尉」,一名年青士兵問道,「您第一次攻打敵人時也害怕了嗎?」
希爾梅中尉微笑說:「你大概以為我今天就不害怕了?我和你一樣是人。面對危險我也像你一樣害怕。只是久而久之比較不當一回事罷了。」
中尉的回答使士兵布隆多放下心來。這是他首次參加軍事行動。「我以為我是個懦夫」,他承認「因為從我們出發以來,我就怕得很。」
希爾梅中尉被認為是駐扎在越南的法國軍隊中最優秀的駕駛員之一。今天,1948年七月五日,他在一百輛卡車隊中第四輛的駕駛座位上。他的卡車有個詼諧的綽號:「無痛」,因為車上裝滿了軍火和爆炸物,只要打一槍就能使它爆炸。
車隊已越過三個隘口,藏在森林中的越南敵人失去了三次大好機會。現在只剩下第四個隘口,也是最危險的一個,是下到山谷前的最高通道。路的右邊豎立著森林,左邊通向一座約五十米長的峭壁。
頭三輛卡車已經駛上山谷的斜坡,此時,從森林中突然射出幾槍,想要擊中第四輛卡車的馬達以把道路塞住,而可以開始進行屠殺:其餘的車輛就要被困住,置身在攻擊之下了。
希梅爾隨即明白敵人的目標。他的汽車的馬達已經著火,左邊的前輪胎著了地。卡車快要堵住通道時,希爾梅用力把方向盤向左轉,並對他的年青戰友喊說:「跳,跳出去,快點!」這青年直覺地明白中尉的計畫,大叫道:「不,你不要那麼做!」「馬上跳出去,我命令你!」
布隆多打開車門,跳了下去,並在峭壁的一個溝壑裡找到藏身處。希爾梅開著卡車沖向路的邊緣,而後…使汽車墜入懸崖。山谷裡轟隆隆地響起可怕的爆炸聲。
現在路已暢通無阻。布隆多跳上下一輛汽車。整個車隊逃脫了敵人的毒手。
卡車爆炸得如此猛烈,致使希爾梅的蹤跡蕩然無存。他的英勇決定拯救了無數同伴們的性命。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一個輕率的打賭

Tuesday, October 24th, 2017
為使別人震驚而冒生命的危險是勇者嗎?
不是的,勇敢的人只在為達到一個高超的目的才冒生命的危險。

一個輕率的打賭一天,美國俄亥俄州數名學生發明了一種新遊戲:一個男同學和一個女同學面對面地坐在鐵軌上等候火車。火車駛近時,誰能待在自己的位置上越久,便贏得了這場比賽。
這個所謂「坐在鐵軌上」的遊戲,只因一個奇蹟,才未造成兩名青年的死亡。一天晚上,一群微帶醉意的學生正從一個舞會回來。他們中有個名叫莉蓮.拉姆齊的女生,容貌如花似月,風姿優雅動人,這夥人捧她為「小皇后」,她要求她的男朋友和她一同坐在鐵軌上。男朋友不敢不從,怕被認作膽小。他們剛坐下,就聽到一輛快車要來到的響聲。
「顯然地」,那個青年事後說道,「莉蓮寧願被火車壓扁,也不願先讓步。為了救她,我必須認輸。所以我便跳離鐵軌,拖著她走。」
但為時已晚。還好火車只扯掉男孩子的外套,莉蓮卻被火車擦到,肩胛骨和幾根肋骨因而折斷。還有,由於跌倒,臉上留下了無可彌補的嚴重疤痕,破壞了她的容貌。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一比零

Friday, October 20th, 2017
為什麼傲慢令人覺得可笑?
因為沒有做什麼不凡的事卻要受到敬重。

一比零一天,一個狂妄自大的貴族子弟詢問英國名作家蕭伯納:「蕭先生,您父親當過裁縫,真的嗎?」
「當然,是的。」
「那我就不明白了」,那個爵士又說,「您怎麼沒有也成為裁縫?」
蕭伯納微笑著,從頭到腳仔細打量這個問他話的人,並問道:「年青人,你父親是個紳士,真的嗎?」
「沒有疑問。」
「那我就不明白了」,蕭繼續說道:「你怎麼沒有也成為一個紳士。」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數到三,就開槍」

Tuesday, October 17th, 2017
確認自己不害怕的人就是堅強的人?
不,堅強的人是雖然害怕卻能保持警惕與平靜的人。

「數到三,就開槍」
比爾.布萊克伍德應幾個朋友的邀請去參加一個著名的節慶,這些朋友不時地邀請他們所認識的人全到一座沿赫德森河的鄉間別墅去歡樂。當他到了那裡,受到許多人歡迎,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香醇美酒,大夥兒玩得十分盡興,度了一個美麗的夜晚。
稍晚時分,房主人走到比爾跟前,對他說:「比爾,對不起,所有的客房都住滿了。唯一空著可使用的房間是那鬼屋:你得睡在那裡。」
「好呀」,比爾答道,他沒有露出絲毫擔憂神情。
「噢,布萊克伍德先生!」幾位女士佩服不已地大聲說道,「您不害怕,可能嗎?您不知道夜裡有個可憐的女鬼在那裡走動?她是三十年前在那間屋子裡自殺的。」
「從那時起就沒有人住過那房間,又怎能知道有鬼?睡在那裡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看來可真有趣!各位先生女士們,晚安。」
一刻鐘後,比爾睡在那間出名的房間的床上。為了較安心起見,他把手槍放在床頭小櫃子上,並讓頭上的一盞小燈亮著。
當他正要睡著時,突然發現床的另一端有五個緩慢移動的小趾頭。
比爾睜開眼睛,又閉上,又再睜開……。
五個黑色趾頭還在那裡……,而現在更多了:有十個。比爾在床上慢慢地抬起上身:「不要開這愚蠢的玩笑」,他說,「現出身來,否則…我開槍啦!」
他以令人欽羨的冷靜握住手槍。小趾頭動著,好像在哀求他似的,但沒有面容從黑暗中顯現出來。
「我再說一次」,比爾大聲說,「我數到三,而後…就開槍!」他瞄準好目標。
趾頭不動了。「站起來,如果你不要我開槍打你的話!」比爾喊道。
十個趾頭有點發抖……「一,二,三!」比爾開了槍。
從那夜起,比爾的左腳瘸了。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一隻蝸牛的進攻!

Friday, October 13th, 2017
自負是勇德的一個錯誤的形式,它預設了一個不可能實現的目標。

一隻蝸牛的進攻!
沿著鐵軌生活的一隻蝸牛每天因一輛快車急駛而過受到干擾而心神不寧。
「我要使他改掉這個惡習慣!」蝸牛自言自語,埋伏在鐵軌中間,當牠看到火車來時,威脅地豎起兩支觸角,惡狠狠地喊道:「我要把你撞下鐵軌!」
火車平靜地繼續前行,越過蝸牛。蝸牛眼看著火車消失在遠方,輕蔑地喊道:「膽小鬼,嘿!你沒有同我較量的勇氣。」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聆風樂禱 — 修會神恩今昔

Wednesday, October 11th, 2017
聆風樂禱 -- 修會神恩今昔

究竟"教區神父與修會神父有何不同?"
答案?參加星期六10月14日舉行的"聆風樂禱"啦!

錯了一個零

Tuesday, October 10th, 2017
寬宏大量是什麼意思?
寬宏大量是指使用大量金錢為達到一個偉大的目標的勇氣。

錯了一個零
亞歷桑德羅.法爾內塞樞機主教,即後來的保祿三世教宗,十分慷慨。
有天,一個小老太婆向他要五個金幣,因為她需要錢應付急事。樞機經由他的秘書給了她五十個金幣。「這裡有錯」,老太婆說:「我只要了五個金幣」。秘書把樞機簽了字的單子給她看,單子上說交給她五十個金幣,而不是五個。
小老太婆拿了單子,立刻去見樞機。「樞機大人」,她大聲說,「這裡寫錯了一個零!」
「是的,妳有理!」樞機答說。而後他拿起筆,笑著又加了一個零。
老太婆感動地唸道:五百金幣。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你要喝聖文生的水!」

Friday, October 6th, 2017
勇德的鍛鍊需要容忍勝過英雄主義,因為多次不是要拯救快要溺水的人,而是要容忍我們的近人。

「你要喝聖文生的水!」
從前,有個婦人去找聖文生.費雷爾,抱怨她丈夫總是那麼暴躁易怒、情緒低落,以致共同生活難以忍受。她請文生指教她一個使家庭恢復平安的方法。
「你到會院去」,聖人說,「跟園丁要點噴泉的水。當妳丈夫回家時,妳就喝一口,但不可吞下去,把水含在口裡,看吧,奇蹟必將產生!」
那婦人照著聖人告訴她的話去做。晚上,丈夫回到家裡,像往常一樣急躁不安時,她就喝一口那神奇的水,緊閉著雙唇。奇蹟果然發生:短短幾分鐘過後,丈夫不作聲了,這樣,家庭中的風暴隨即逝去。
接著幾天,那婦人還採用這辦法,每一次水都產生同樣的神奇效果。丈夫的情緒不再惡劣,甚至回到原先的樣子:輕聲細語、含情默默地對她說話;並讚揚她的耐心和溫柔。
那婦人對丈夫的這個轉變是這麼的高興,立刻跑去告訴聖人那個特別的水所行的奇蹟。
「不是噴泉的水產生了這奇蹟」,聖文生笑道,「而只是妳的靜默使然。先前妳不停地抱怨使妳丈夫生氣;妳的嫻靜卻使他又溫柔和熱情起來。」
直到今天,西班牙還有這個說法:「你得喝聖文生的水!」
我們如果也不時喝上幾口,誰知會產生怎樣的效果!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脫離地獄

Tuesday, October 3rd, 2017
勇德的特性是勇敢並堅定不移地從事某件事。

脫離地獄
六十年代,尼克.克魯茨是紐約一個戒毒團體的主任。他給我們講述一個吸毒的男孩桑尼的故事,桑尼因陷於絕望,來此戒毒:
解掉海洛英的毒是人所能想像的最痛苦的事之一。我在我們的機構給桑尼準備了一個房間。由於我知道需要不斷地監視他,我告訴我太太,我有三個晚上要留下同桑尼在一起;我決定不離開他,除非他能平靜下來。
第一天桑尼很不安寧,他在房間裡走來走去,話說個不停。晚上他開始發抖。我整夜都在他身邊,這夜他激動不安,渾身發抖,牙齒打顫。他還不時從床上跳下跑到門前:但由於我把門鎖上了,他逃不出來。
第二天清晨,顫抖減輕了一點,我陪桑尼到餐廳去吃早點。而後我建議他繞著這棟屋子走一圈,但我們一走到路上,他就抽搐起來。我抓住他的一隻手臂,但他掙脫了,跑到街上,跌倒在地。我把他拖到人行道上,扶住他的頭,直到他發作過去,能回到房間為止。
到了晚上,他吼叫起來:「尼克,我戒不掉,我戒不掉!」
「不,桑尼,我們一起努力一定戒得了;天主必會賜給你所需的力量。」
「我不要任何力量,我要打一針。我非要打針不可。尼克,請你幫助我!讓我走吧!我求你讓我走!」
「不,桑尼,為愛天主,我不會讓你走。我要把你留在這裡,直到你痊癒為止。」
桑尼汗流夾背,一直想吐。我用冷毛巾給他擦額頭,儘可能地協助他。
第三天他站不起來了;我想使他吃點東西,但他什麼也嚥不下。
到了晚上睡得極不安寧,又呻吟、又喊叫。兩次試圖走到門口,第二次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拖回床上。
我自己已有二十四小時沒睡了,我的眼睛再也睜不開了。但我要是睡著的話,桑尼會逃走,我們就再也見不到他了。勝利在望,但我已沒有力氣搏鬥。我的頭在胸前搖晃,我想:「我只要能閉上幾分鐘就好了!」
突然我驚醒過來:路燈的微光照亮著這個房間,我好像只睡了瞬間,但有件事告訴我,我睡的多多了。桑尼的床空了!
我向門口跑,當我看到桑尼靠在窗旁,心頭充滿一陣欣慰。天下著雪:街上和人行道像是舖上一條白色地毯,樹枝在雪花覆蓋下閃閃發光。
桑尼大聲說:「多麼動人的景像!我從未見過比這更美的!你呢?」我注意看他:他的眼睛發亮,口齒伶俐。
桑尼微笑說:「尼克,天主是良善寬仁的。無限美好。他今夜把我從地獄中解救出來。我自由了!」
我看著我眼前的美景,低聲說:「謝謝,天主啊,謝謝。」桑尼在我旁邊悄悄地說:「我感謝你!」

摘自梵蒂岡電台 天主教教理 小故事大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