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7

成功了…而後?

Friday, September 22nd, 2017
避難處什麼是完美的智德?永不忘記一生的目標。
西班牙大作家洛佩.德.維加臨終時躺臥在床上。他的一生有如電影般在他眼前流轉。他曾淂到無數的成功與大量的掌聲。所寫的百餘部戲劇都令群眾十分激賞。他生活只是為了獲得成功。現在,到了生命的終點,他就不能感到快樂和滿意了嗎?
臨近死亡的最後時刻,他開始在新光的照耀下觀看事物。他的主治醫生對他說:「您可以平安地去了。世界永遠不會忘掉您的,您必會列在歷史上的偉人們之間」。
「親愛的醫生」,垂死者答說,「現在我終於明白一件事:在天主台前只有心地善良寬厚的人是偉大的。我寧願用我一生所獲得的掌聲來多換取一件善行。」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避難處

Tuesday, September 19th, 2017
避難處在智德中什麼是最重要的,是知道思考還是知道作決定?最重要的是把深思熟慮後所作的決定,果斷地付諸實行。
安娜.弗蘭克的日記是猶太人在德國納粹佔領荷蘭期間必須躲藏起來的一個最著名的例子。然而,科里.坦恩.博姆也給我們敘述了一個類似的故事,說明她在哈勒姆城的家如何變成了受迫害的猶太人之避難所:
我們家在自己開的鐘錶店樓上,家裡有已經年老的父親,我妹妹貝希和我。在荷蘭,猶太人有許多朋友:其中之一是建築師史密特,當他知道我家裡連一個祕密避難所也沒有,非常擔憂,就決定給我們建造一個。
「避難所必須建在家中最高的一層樓上,這樣既便德國人已開始搜查樓下各層,猶太人仍然能夠抵達那裡」,建築師說。
史密特檢查了整個家,來到位於樓梯頂端的我的臥房時,滿意的高聲說:「這個地方正好!」
「但是…─我猶豫地說─這是我的臥房!」
史密特先生連聽也沒聽。他已著手量起尺寸,為此目的,他把舊櫥櫃從牆邊推。
「看,這裡要做一道假牆,以掩蔽秘室:秘室只有一張床的空間,我不能加以擴大,要是不願引起懷疑的話。無論如何,已夠舒服的了!」
隨後幾天不斷有工人們往來。他們默不作聲地進來,每次都偷偷地帶來一塊材料,一件裹在報紙裡的工具,或幾塊藏在皮包裡的磚頭…
「造一個木板牆不是更簡單嗎?」我問道,但如此卻引起了憤怒的反應:「這怎麼行!木頭有回音,馬上就知道牆後頭是空的。不,不,唯一適合造一堵假牆的材料是磚頭。」
木匠和粉刷工人隨後來到。施工六天後,史密特先生把貝希、我和父親叫來看他們辛勞的成果。
我們在我臥房門檻上站住,驚訝得目瞪口呆:房間的四面牆壁被薰黑了,滿是污漬,跟哈勒姆城以煤炭取暖的所有老房子一樣。盡頭的那面牆壁上了霉,弄髒了,以致一點也不像一道假牆,它離真正的牆有七十五公分。沿著那道假牆有書架;一扇高與寬五十公分的閘門藏在左下角的床下。史密特先生彎下身,把它提起。
貝希和我爬進閘門所隱藏的狹小空間,不過,一旦進入,我們有足夠的地方可以站著或坐著,甚至輪流在唯一的床墊上躺下。在外牆還裝置了一個通風機,以便變換空氣。
「可以在這裡頭常留下一大罐清涼的水和一大包餅干」,史密特先生提議說。他又敲了敲牆,高聲說:「即使尋找一年,這個藏身處也不會被發現的!」
與此同時,搜捕猶太人的行動日益凶猛。我們家接待了六個猶太人。我們一星期進行兩次緊急情況練習。每個房間我們都設置了一個電動警報系統:我們中的一人若按電鈕,所有的房間都會聽到輕微的響聲。如果警鈴在夜裡響起,猶太人就需要把舖在床墊上的床單拿掉,為的是不讓他們的體溫洩露他們的存在。他們飛快的、安靜的帶著衣服、床上用品以及他們所有的財物跑進藏身處。起初他們要化五分鐘時間躲藏起來,訓練了不久後,七十秒鐘就夠了。
那使我們十分害怕並為之練習多次的時刻,終於來到了。
那天,我發燒躺在床上。在我燒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我聽到警鈴響個不停。為什麼沒人去除掉?我聽到腳步聲,和催促快走的聲音。我起身坐在床上。我看見許多影子從我面前經過,為鑽入祕密藏身處:首先是特亞,而後是米塔,最後是亨克。
可是,並沒有計畫作任何訓練啊,除非…天啊,除非這回不是訓練…我看見歐斯埃,臉色蒼白,他手中握著的煙斗在發抖。終於我明白了這不是遊戲而是我們所害怕的緊急情況。一個、二個、三個、四個人已經進入藏身處,第五個消失在我眼前時,包括歐斯埃的紅襪子和黑皮鞋。但是瑪麗,瑪麗在那裡?那個老太婆氣喘吁吁地出現在我臥房的門檻上。我跳下床來,把她推進藏身處,隨後我又躺回床上。
我聽到樓下打門的聲音,以及警員們上樓的沉重皮靴聲;但使我血液凍結的卻是在假牆後瑪麗的氣喘聲。
突然,房門被打開了:「妳叫什麼名字?」
我慢慢地,至少我希望如此,以仍然睡眼惺松的神態起身坐在床上。
「什麼事?」
「妳叫什麼名字?」
「科里.坦恩.博姆。」
「啊,是妳」,一個臉色出奇蒼白的高大男人站在我面前,大聲說。他好奇地看著我:「告訴我,你們把猶太人藏在哪裡!」
「我不知道您在說什麼。」
他笑了起來:「好啊,馬上我們就有好戲看啦。」
他叫來一個同夥,吩咐他說:「卡普坦,你知道該做什麼。」卡普坦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拽下樓。在大門口還有一個士兵守著。卡普坦把我推進鐘錶店裡,命令我靠著牆站。
「猶太人在哪裡?」
「什麼猶太人?」
他狠狠給了我一記耳光。
「猶太人在哪裡?」
「我不知道您在說什麼…」
卡普坦再次打我,同時把我推倒撞在一隻掛鐘上。還未站穩時,他又接二連三地打我,使我飽受了極大的痛苦。
「猶太人在哪裡?」
又是一拳。
「他們藏在哪裡?」
我感到嘴裡有血腥味。我的頭垂在胸前,耳朵嗡嗡地作響。「耶穌!」我喊道,「耶穌,請救我!」隨後暈了過去。
當我恢復知覺時,首先聽到的是錘子的敲打聲和木頭被折斷的聲音。一群專家正在尋找藏身處。
過了許久,他們中一人再度現身,說:「我們查遍了整棟房屋。如果有一間密室,那是鬼造的。」
警長向我父親,又向我看了一眼。「這房子有一間密室」,他平靜地說,「有人躲在那間屋子裡。好,我們就派衛兵守在房屋前面,直到他們全都死光,變成木乃伊!」
我父親、貝希和我被帶進監獄。我們在隔離牢房待了好幾個月。一天,我收到我姐姐諾利寄來的一封信,信自然是被檢查過的,正是為此原故,不能多寫。
可是我察覺到一些怪事:諾利是朝著郵票方向斜著書寫地址;她一向寫字十分規矩、整齊。或許有什麼事與這張郵票有關吧?
我趕緊沾點水把它撕開;果然,在郵票下面有幾行小字。我湊近燈光,好能辨認:「妳櫥櫃內所有的鐘錶都安然無恙」。這就是說全部六個猶太人都離開了秘室,獲救了!
很久以後我才得知那次逃亡的情況。哈勒姆城有個名叫羅爾夫的警察,暗地裡跟我們合作。他終於獲得了指派,在搜查後的第四天夜裡輪到他在我家門前守衛。他知道猶太人藏在哪裡,就去釋放他們。他發現他們雖然飢餓不已,彼此擠成一堆,卻都平安無事,於是把他們帶到一個更安全的藏身處。

因為受不了酷刑,科里的父親和妹妹貝希均死在獄中。科里在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行將結束之際獲得釋放;她告訴了我們這個故事。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聆風樂禱 — 修會神恩的今昔

Friday, September 15th, 2017

哪些是相反智德的最壞的缺失? 思考時粗心大意,作決定時輕率冒失,行動時不果斷。

Friday, September 15th, 2017
哪些是相反智德的最壞的缺失?
思考時粗心大意,作決定時輕率冒失,行動時不果斷。何止愚蠢!
威廉明妮.斯克勒德是個著名的女演員與歌星,如今已上了年紀。有一天她微服出行,坐在一輛由漢堡開往法蘭克福的火車上,她成了其他旅客談話的對象。一位太太宣稱那個女歌星的聲音已不如往昔,她的演技也不再令人折服了,她變得臃腫不堪,像隻鵝似的。
一位男士聽了這些惡言惡語後,微笑道:「太太,您可以直接跟有關者說,因為,碰巧,您所說的那個女演員就坐在您對面。」
那位太太臉色變白,結結巴巴地連聲道歉。最後,她找到了一個情有可原的藉口,猶如抓到一個救生圈似的:「夫人,我所說有關您的那些蠢話的真正禍首是那個討厭的日報記者。不幸我受到了他那些猛烈批評的影響。那個傢伙實在可惡!」
女演員微笑著答說:「您為什麼不直接跟他說呢?碰巧您所議論的那位先生就坐在您身邊。」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經驗幫助我們舉止正確,使我們知道我們行為的後果可能是什麼。

Tuesday, September 12th, 2017
經驗幫助我們舉止正確,使我們知道我們行為的後果可能是什麼。您會保密嗎?
在美國內戰期間,一名好奇者問傑克遜將軍:「將軍,我可以問您想在哪裡發動進攻嗎?」
將軍在他的耳邊悄悄地說道:「請告訴我,您會守住一個秘密嗎?」
「當然會,將軍!」
「我也會!」傑克遜邊走邊回答。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在作決定之前先聆聽年青人的意見,因為年青人常會找到新的以及不平常的途徑。

Saturday, September 9th, 2017
在作決定之前先聆聽年青人的意見,因為年青人常會找到新的以及不平常的途徑。無計可施
1953年十一月十三日,丹麥首都哥本哈根。
消防隊的電話總機在清晨三點收到一個電話。二十二歲的年青消防員,埃里希在值班。
「喂喂!這裡是消防隊」。
電話的那端沒人回答,可是埃里希聽到一沉重的呼吸聲。後來一個十分激動的聲音,說:「救命,救命啊!我站不起來!我的血在流!」
「別慌,太太」,埃里希回答,「我們馬上就到,您在那裡?」
「我不知道。」
「不在您的家裡?」
「是的,我想是在家裡。」
「家在哪裡,哪條街?」
「我不知道,我的頭發暈,我在流血。」
「您至少要告訴我您叫什麼名字!」
「我記不得了,我想我撞到了頭。」
「請不要把電話掛掉。」
埃里希拿起第二具電話,撥到電話公司。回答他的是一個年老的男士。
「請您幫我找一下一個電話客戶的號碼,這客戶現在正和消防總隊通電話。」
「不,我不能,我是守夜的警衛,我不懂這些事。而且今天是星期六,沒有任何人在。」
埃里希掛上電話。他有了另一個主意,於是問那女人:「妳怎樣找到消防隊的電話號碼的?」
「號碼寫在電話機上,我跌倒時把它給拖下來了。」
「那您看看電話機上是否也有您家的電話號碼。」
「沒有,沒有別的任何號碼。請你們快點來啊!」那女人的聲音愈來愈弱。
「請您告訴我,您能看到什麼東西?」
「我…我看到窗子,窗外,街上,有一盞路燈。」
好啊-埃里希想-她家面向大街,而且必定是在一層不太高的樓上,因為她看得見路燈。
「窗戶是怎樣的?」他繼續查問,「是正方形的嗎?」
「不,是長方形的。」
那麼,一定是在一個舊區內。
「您點了燈嗎?」
「是的,燈亮著。」
埃里希還想問,但不再有聲音回答了。
需要趕快採取行動!但是做什麼?
埃里希打電話給上司,向他陳述案情。
上司說:「一點辦法也沒有。不可能找到那個女人。而且,」他幾乎生起氣來,「那女人佔了我們的一條電話線,要是哪裡發生火警?」
但是埃里希不願放棄。救命是消防隊員的首要職責!他是這樣被教導的。
突然,他興起一個瘋狂的念頭。上司聽了,嚇壞了:「人們會以為原子戰爭爆發了!」他說。「在深夜,在哥本哈根這樣一個大都會裡!…」
「我懇求您!」埃里希堅持,「我們必須趕快行動,否則全都徒勞無益!」
電話線的另一端靜默了片刻,而後埃里希聽到答覆:「好的,我們就這麼做。我馬上來。」
十五分鐘後,二十輛救火車在城中發出響亮的警笛聲:每輛車在一個區域內四面八方的跑。那女人已經不能再說話了,但埃里希仍聽到她那急促的呼吸聲。十分鐘後埃里希喊說:「我聽到電話裡傳來警笛聲!」
隊長透過收發對講機,下令:「一號車,熄滅警笛!」而後轉問埃里希。
「我還聽到警笛聲!」他答說。
「二號車,熄滅警笛!」
「我還聽得見…。」
直到第十二輛車,埃里希喊說:「我現在聽不見了。」
隊長下令:「十二輛車,再放警笛。」
埃里希告知:「我現在又聽到了,但越走越遠!」
「十二號車掉回頭!」隊長下令。
不久,埃里希喊道:「又逐漸地近了,現在聲音非常刺耳,應該剛好到了正確的路上。」
「十二號車,你們找一個有燈光的窗戶!」
「有上百盞的燈在亮著,人們出現在窗口為看發生了什麼事!」
「利用擴音機!」隊長下令。
埃里希經由電話聽到擴音機的聲音:「各位女士和先生,我們正在尋找一個生命有嚴重危險的婦女。我們知道她在一間有燈光的房間裡,請你們關掉你們的燈。」
所有的窗戶都變黑了,除了一個。
過了一會兒,埃里希聽到消防隊員闖入房間,而後一個男音向行動電話說:「這女人已失去知覺,但脈搏仍在跳動。我們立刻把她送到醫院。我相信有救。」

海倫.索恩達--這是那女人的名字--真的獲救了。她甦醒了,幾個星期後,也恢復了記憶。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有智德的人可以從一個騙子那裡學習什麼? 學習對人性的想像力和認知,以及謹慎行事的必要能力。

Thursday, September 7th, 2017
有智德的人可以從一個騙子那裡學習什麼?學習對人性的想像力和認知,以及謹慎行事的必要能力。愛的勝利
作家彼得.阿克斯沃西的第一本小說取了一個響亮的書名:愛的勝利。不幸,書並未獲得巨大的成功,許多本書還留在書店的書架上。
但阿克斯沃西知道怎樣加以挽救。他在發行量大的幾家報上登了一則廣告:「億萬富翁,三十來歲,高個子,好運動,愛音樂,有意認識一位與小說愛的勝利的女主角完全相同的小姐,先友後婚”。
成功旋踵來到:僅僅一星期,所有的書都一售而空。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智德也稱為先見之明,因為能預知正要來到的困難,而隨即採取行動。

Friday, September 1st, 2017
智德也稱為先見之明,因為能預知正要來到的困難,而隨即採取行動。「媽媽,為什麼…?」
「媽媽,為什麼妳不要跟我玩?」一個六歲的小女孩,萊莉問道。 「因為我沒有時間。」
「為什麼妳沒有時間?」
「因為我在工作。」
「為什麼工作?」
「因為我必須賺錢。」
「為什麼妳必須賺錢?」
「為了可以買東西給妳吃。」
「可是,媽媽,我並不餓呀!」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