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7

暴力,恐怖主義和戰爭出自激起受壓迫者發怒的人的貪婪和權力慾。

Tuesday, July 25th, 2017
「不要羨慕強暴的人,更不要選擇他的任何行徑,因為上主厭惡乖戾的人,摯愛正直的人。 」(智3:31,32)
暴力的惡性循環

暴力,恐怖主義和戰爭出自激起受壓迫者發怒的人的貪婪和權力慾。紐約最危險的幫派頭目之一,波多黎各人尼克.布魯茲敘述他在紐約學生時代的一件事:
放學了。我獨自穿過庭院時,發覺有幾個少年跟蹤我。我朝背後看去,我後面有五個黑人男孩和一個女孩。我知道波多黎各人與黑人之間發生過許多次惡鬥,所以我加緊腳步,但我發現他們也加快了。
出了庭院,我在通往街道的小徑上走。黑人少年們追上了我。他們中有個體型粗壯的,把我推到牆邊。
我的書本掉落下來,那夥人中的一個把那些書扔到陰溝裡。我環視四周,看不到一個可向之求救的人。「小傢伙你在我們的土地上做什麼?」粗壯的男孩問道,「你不知道這是我們的地盤嗎?」
「這是學校。學校不屬於任何幫派。」
「不要放肆,小傢伙,我不喜歡你」,他一邊說,一邊把我推到牆邊。那時,我聽到喀嚓一聲響:那是一把可摺疊刀的典型響聲。
那個粗壯的少年把刀指向我胸前,並玩弄我襯衫的扣子。「小傢伙,現在你好好地給我聽著」,他說,「你還是這個學校的新生,你知道嗎?凡是新生都需要受到保護,從現在起你每天要付給我們二毛五分錢,那麼我們就不准任何人動你一根汗毛。」
他們中一人冷笑著,又說:「是的,我們甚至會親自保護你的,懂嗎?」其他人大笑。
「真的嗎?」我答說。「要是我真的每天給你們二毛五分錢,誰可給我擔保你們不再干擾我?」
「聰明的小傢伙,沒人替你擔保,因為你無論如何會給的,否則我們把你殺了」,那粗壯的小夥子回答。
「好的,你們更好馬上把我殺掉,否則我會跟你們算這筆帳的。」我發覺那夥的其他人已有點害怕了。那個把刀子指向我胸前的粗壯男孩,不知道我是左撇子,所以沒料到我的動作:我突然用左手抓住他的胳膊,把它扭到背後。
刀子從他手中掉了下來,我把它檢起。而後我逼著他頭背著牆,並用刀子指在他的耳朵下。女孩大叫。
我對女孩子說:「喂,小姐,如果我沒錯,我認識妳,也知道妳住在那裡。今晚我到妳家去,把妳殺掉。妳說怎樣?」
她叫得更厲害,抓住一個同伴,要把他拉走。「我們逃吧!我們逃吧!」她大喊。「這傢伙是瘋子!我們逃吧!」
他們真的逃了,包括我迫使靠牆而立的那個粗壯男孩在內。
我從陰溝裡撈出我的課本,設法把它們擦得乾淨些。我手中還拿著那把小刀。我把它放進口袋,便回家去。「從今以後」,我對自己說,「他們要跟我吵架之前勢必三思而行。」
尼克.布魯茲沒有讓那把刀子留在口袋裡。受著仇恨和報復心理的驅使,他變成了紐約最危險的幫派頭目之一…直到大衛.威爾克遜領他皈依了基督為止。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世界上最貧窮的民族受著飢餓、教育不足、種族歧視的折磨與痛苦。

Friday, July 21st, 2017
「我父所降福的,你們來罷!承受自創世以來,給你們預備了的國度罷!因為我餓了,你們給了我吃的;我患病,你們看顧了我;我在監裡,你們來探望了我。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瑪25:34-40)
使人尊敬的一名黑人

世界上最貧窮的民族受著飢餓、教育不足、種族歧視的折磨與痛苦。馬丁.路德.金因爭取黑人的權利而聞名於世。黑人的偉大領袖與導師布克爾.華盛頓則較少有人知道。
布克爾.華盛頓在美國黑奴時代還是一個黑人小童。年僅七歲就得每天在礦山工作十二小時。當亞伯拉罕.林肯解放了黑奴時,這個小孩,沒有本事,決定到漢普頓學校去求學,那是專為黑人開辦的少數學校之一。
讓我們聽聽他本人如何講述那帶他到學校去的八百公里漫長旅程:
我永遠忘不了那次旅程的第一夜。我們乘坐一輛老舊的驛車翻越維爾吉利亞的重重山嶺。晚上停留在一個簡樸的旅店。所有其他的旅客都是白人,當他們住進他們的房間時,我害羞地走到旅店老闆面前。我只剩下幾文錢,但黑夜太冷了,所以我想投宿。我說:「勞駕,我想要一個房間。」
老闆憤怒地看著我:「我沒有房間給骯髒的黑鬼!」
在那漫長的黑夜,我圍著旅店跑,總算有了取暖的方法。
我首次親身體驗到,膚色的不同能造成多大的差別。
數天後,我步行來到了離我的目的地漢普頓約一百五十公里遠的大城里士滿。我在深夜抵達時,又累,又餓,又髒。我一個錢也沒有,不知道到那裡去。
我試了好幾處都要付錢。由於我我不知道做什麼,就開始東遊西盪;這樣我來到一個飯館面前,從那裡飄出了烤雞和蘋果布丁的香味。誘惑力是如此強烈,我甘願化上一大筆錢為得到它,但我沒有錢,我什麼也吃不到。
天亮時,我看到附近有一條大船,正由船上卸下廢鐵。我跑到那裡,問船長我能不能幫他工作,賺幾個錢,好買點東西吃,我餓極了。船長是個白人,給人的印象很親切,他答應了。
我一直工作,直到可以湊足錢吃頓早餐為止;我過去和後來都沒有像那次那樣吃得如此津津有味。
兩星期後,我到達了漢普頓學校,並立刻去見校長。自然,我許多天沒好好吃頓飯,沒洗過澡,沒有乾淨的衣服穿,難免給人一個壞印象,竟使校長不要僱用我。
但我不肯離開,我就留在門前不動。數小時後,校長對我說:「把那間教室掃乾淨:這是掃把!」
我的機會來了!我把教室掃了三遍,而後拿起一塊抹布擦了四次灰塵。做完工作後,我回到校長面前。 他是一個精明的北方佬,明確知道在哪裡找灰塵,他檢查了地板和櫥櫃,並用一條手帕在桌子和椅子上抹過去。由於連一點灰塵也找不到,最後,他極溫和地對我說:「好,我們試用你。」
那時我是世上最快樂的人。
為了付學費和膳宿費我非得勤奮地工作不可。清晨四點我開始點火爐,而後我準備學校的功課。晚上,我清潔教室直到深夜。生活是艱苦的,十分艱苦。但我克服了!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屬下該為了公共利益遵守上司的命令

Tuesday, July 18th, 2017
「不要只在人眼前服事,好像單討人的喜歡,而要像基督的僕人,從心裡遵行天主的旨意:7甘心服事,好像服事主,而非服事人」(弗6:6-7)
一個狡猾的道歉

屬下該為了公共利益遵守上司的命令1981年一家報刊的主編被判罰款三千萬,因為他曾惡意的批評一位著名的作家。
在前一世紀這類的罰款為數要少得很。有天,一個演員說一名記者是”城中最大的笨蛋”。法官宣判他要當著證人們的面,到受冒犯者的家中,向他道歉。
到了約定的時間,記者在他的朋友們中等候演員來道歉。不久,門鈴響了,被控告的演員從門縫中探出頭來,問道:「商人羅西住在這裡嗎?」
記者驚奇地回答:「不,沒有一個叫羅西的住在這裡!」
「對不起,請原諒…」,演員說了這話,隨即不見了。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上司應賦予屬下每人所應得的,不給任何人特權,這才是公正的。

Friday, July 14th, 2017
「你們作主人的,要同樣對待奴僕,戒用恐嚇,因為你們知道,他們和你們在天上同有一個主,而且他是不看情面的。」 (弗 6:9)
濫用職權

上司應賦予屬下每人所應得的,不給任何人特權,這才是公正的。
我是在愛爾蘭度過童年的。小學三年級時,我們有一個很嚴厲的老師,名叫麥克斯尼。
她時常在上課時接受朋友們的拜訪,和他們停留在走廊上說個沒完沒了。每次,她在離開教室前,就叫她的”寶貝”帕迪監視全班。
帕迪是個滿頭紅髮,身體健壯的男孩,坐在最後一排。他的任務就是老師不在時,把所有說話人的名字寫在黑板上。可不是嗎,一瞬間黑板上全是名字。然而,後來開始討價還價了。板上有名的一個受害者乞求憐憫:
「把我的名字擦掉,我給你一顆糖。」
「不,你至少要給我三顆!」
「我最多只能給你兩顆。」
「兩顆不夠。」
「好吧,就給你三顆。」
其他犯錯的孩子紛紛仿效獻出他們的蘋果、巧克力糖、彈子。”罪行”較大者連他們的可摺疊的小刀、彈弓、還有水槍也犧牲了。
而後,當嚴厲而使人生畏的老師再度出現時,黑板上只有兩三個名字。他們是什麼都沒有,給不出任何東西作”贖價”的窮孩子。那些人挨打了,他們常心酸地流下眼淚。
我嚇呆了:首次經驗到富人具有特權,可惜那並不是最後一次!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兒童的基本人權是擁有相親相愛的父母,他們能以愛心,並言行一致地教導他。

Tuesday, July 11th, 2017
「你們作父母的,不要惹你們的子女發怒;但要用主的規範和訓誡,教養他們。」(弗5:4)
好小子!

正義始於家裡,從互相重視和尊敬開始1of2
一位助產士講述她工作四十年期間發生在她身上的一件事:
屠夫赫爾曼終於成為一個漂亮寶寶的父親,他感到又驕傲又滿意,決定送給在那天進入他店裡的每個孩子一條可口的香腸。此時他的小兒子正使勁兒地哭。從誕生之初,小赫爾曼就開始虐待整個家庭,他白天睡覺,晚上卻要人抱在手中,並給他唱睡眠曲,不然他就大哭大叫。我不贊成他的父母如此放縱他,就對他們說:
「你們要合理地教他,使他遵守時間。要是你們總是隨他的意思,滿足他的每個願望,你們會把他教到坐牢的!」
但媽媽不願聽我的話:「他懂事時就不會這樣了,我們應該讓孩子以他們的方式自由成長。」
他們繼續縱容他。一家人圍著桌子吃飯時:「我不要吃!」,小恩里科把盤子扔到地上叫嚷道。父親驕傲地笑著說:「天啊!我的恩里科真是特別!」他變得越來越特別!住區內的孩子只要一看到他就都跑掉了,沒有夥伴,他就開始騷擾小雞,「它們只是動物呀!」父親仍不以為然。
六歲時,恩里科開始上學。他是一個令人討厭的、惹事生非的學生,沒有人能躲得開他的捉弄。老師多次建議他父母送他到寄宿學校,那裡可以受到較嚴格與一致性的教育,可是沒人有勇氣作決定,恩里科就繼續如此成長。
終於,一天父子二人大吵起來:早上恩里科把收銀機掏空了,到了中午,又把保險箱的鑰匙拿走了。到此地步,連老赫爾曼也受夠了:「我是一家之主時,保險箱只有我可以開!你要一次而永遠給我弄明白!懂嗎?」
恩里科拿起一把斧頭就向父親砍去,這是他作的總回應;隨然沒有擊中,但純屬偶然。可是父親有如觸了電一般:他終於眼開了,怒火填膺,抓住兒子狠狠地揍,要不是母親和店裡伙計們加以阻攔,他可能會打死這個兒子。 次日,所有那些勸架的人都受了傷,忍著疼痛行動,而恩里科得躺在床上休養數星期。
父親的干預很嚴厲,但太晚了。他那出乎意料的反應只是激起兒子猛烈的侵略性,燃起報復的願望罷了。事實上,恩里科用同把斧頭冷酷地,且是預謀地把父親殺死了…全村因這個罪行而震驚:在他們的記憶中從未發生過這種事!但大家都明白是這對父母促成了這個打擊他們的不幸事件。
在那個事件上,許多父母記起教育是項重要和困難的使命,而且不能等到兒女運用理智時才教導他們…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正義始於家裡,從互相重視和尊敬開始

Friday, July 7th, 2017
「你們作妻子的,應當服從自己的丈夫,如同服從主一樣。」(弗 5:22)
「你們作丈夫的,應該愛妻子,如同基督愛了教會,並為她捨棄了自己。」(弗 5:25)
「你們作子女的,要在主內聽從你們的父母,因為這是理所當然的。」(弗 6:1)

正義始於家裡,從互相重視和尊敬開始1of2
正義始於家裡,從互相重視和尊敬開始2of2

外交部長的”內政”

一天,法國外交部長羅伯特.舒曼被問及為什麼還沒有結婚。 
「很久以前」,他答說,「我乘地下火車時,意外地踩到一位女士的腳。我還未來得及道歉,她就破口大罵:“笨蛋,你為什麼不留意將腳放在哪裡?”。而後她舉目一看,羞愧地說:“噢,先生,非常對不起!我以為是我丈夫!”」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聆風樂禱第八次聚會

Thursday, July 6th, 2017
聆風樂禱第八次聚會
聖女傅天娜(St. Faustina)
講者﹕繆筆施修女
聖女傅天娜的生平

1905年生於波蘭中部的格洛戈威 (Glogowiec) 村莊。

出生公教家庭,父親是農夫,家境貧窮;接受了不足3年的基礎教育後不久,便在10多歲離開家庭,作別人的家僕。

6歲便聽到召喚她去服侍天主的聲音(想成為修女),但遭家人多番反對。

1925年 (20歲) 加入華沙仁慈之母女修會 (Sisters of Our Lady of Mercy),13年來,只負責煮食、園藝和守門的工作。

1938年因肺結核在克拉科夫 (Krakow) 的修院逝世,享年33歲。

2000年4月30日被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冊封為聖人,成為第一位波蘭籍女聖人。

聖女的”獨特之處”

聖女的一生看似平平無奇、單調乏味,但自少渴望成聖,熱愛祈禱,十分虔誠;加上她工作勤奮,樂於聽命,對別人的痛苦感同身受,因此被耶穌揀選作祂上主慈悲的使徒及「秘書」。

耶穌給她很多非常的聖寵,例如:神視、顯現、預言的恩典、能解讀人的靈魂等。

她的修道生活充滿痛苦,但她願意學習耶穌,忍受痛苦,包括肉體(如疾病)及心靈上的痛苦,替人贖罪。

最重要的是,聖女接收了”救主慈悲”的訊息,並奉命要把它傳揚開來。於是,她便寫下”聖女傅天娜靈修日記”: 1934年至1938年 (迎世),在耶穌的指導下寫成。重申天主對人的愛,強調在生活中信賴天主。

聖女傅天娜一生給我們的啟示
一、謙遜聽命:

《札記》一

例子一:離開修院

《札記》一#18祈禱的時間實在太少,還有,許多事情在我的心靈說話,認為我該進紀律較為嚴格的修道團體。
《札記》一#19我來到自己的臥室,所有修女都已就寢——燈已熄了。
過了一會,一道亮光充滿我的斗室,我在窗簾上看見耶穌的聖容,皮開肉爛,一臉哀痛,眼淚大顆大顆地落在我的床單上。我不明白這是甚麼意思,便問耶穌說:「耶穌,誰傷得你這麼慘?」耶穌對我說:如果你離開這修院,這痛楚就是你給我的,我召叫你來的是這裏,不是其他地方;〔在這裏〕我已為你準備了許多恩寵。我求耶穌寬恕,立刻改變初衷。

例子二:穿苦衣七日

《札記》一#28有一次,耶穌命我:去見院長,請求她准許你戴頭紗七日,和每晚起來去聖堂一次。我答應了,但我發現,真的要去見院長卻有某程度上的困難。黃昏時分,耶穌問我:你還要拖延多久?我於是下定決心,下次見到院長便向她說。
第二天正午前,我看見院長往餐房去;我看厨房、餐房及雅羅斯亞修女的小房間距離不遠,便請院長到雅羅斯亞修女的房間裏,把主耶穌的意願告訴她,院長答說:「我不會准許你披戴頭紗,絕對不准!假如主耶穌賜你巨人的力氣,我才會批准你作這些克己。」
我為打擾了院長的時間道歉,走出房間,立刻便看見耶穌站在厨房門前,我對祂說:「你命我申請作這些克己,但院長不許。」耶穌說:你與院長談話時,我在這裏,已知道一切,我並不是真的要求你做克己,而是要求你服從。藉著服從,你大大的光榮了我,並為自己賺取功勞。

例子三:有益的羞辱

《札記》一#133有一次,年長輩的一位姆姆喚我到她跟前去,大發雷霆,我弄不清楚是甚麼一回事,過了一會,才明白是為了一件我無法控制的事。她對我說:「修女,去掉這些念頭吧!主耶穌不會跟你這種缺點多多的人這樣親近的。你要緊記,主耶穌只與聖善的靈魂才會這樣溝通!」我承認她是對的,我確實是一個可鄙的人,但我仍信賴上主的慈悲。到我見到主耶穌時,我謙卑地說:「耶穌,祢應該不會跟我這種可鄙的人親密交往的。」我的女兒,願你平安,我正正就是要透過這種令人痛苦的根源來展示慈悲的力量。我明白,這位姆姆只是想我得到〔有益的〕羞辱。

二、為愛犧牲:
例子一:承諾犧牲

《札記》一#135在第三次實習期期間,天主讓我明白,我應該把自己奉獻給祂,讓祂可以任意運用,我要像祭獻的犧牲似的侍立在祂跟前。起初,我覺得自己太醜惡,很是惶恐,這是一種感覺,亦深知是事實。我再次回答上主說:「我是痛苦的原由;怎能〔為他人〕抵罪?今天你不明白。明天朝拜聖體時,我會令你瞭解。這幾句話深深地滲入我的靈魂內,我心我靈都在顫抖。天主的說話是活潑有力的。
到了朝拜聖體的時候,我在靈內感到自己踏進了生活的天主的殿堂,祂的王權偉大莫測。祂向我展示,即使是最精純的靈魂,在祂眼中是怎樣的。雖然外在我甚麼也沒有看見,但祂的臨在卻滲透了我。我的名字將要稱為:「犧牲。」
《札記》一#137我全心全意地作出願意犧牲的承諾,天主突然臨現我內,充滿了我,我的靈魂便沐浴在祂內,洋溢著喜悅,這種喜悅,筆墨半點也形容不出來。我感到天主的尊威籠罩著我,我與祂相連在一起,特別緊密,我領會到,天主對我很感欣慰,而我的神魂亦沉醉在祂內。我意識到與主的這份共融,感到祂特別愛我,而我亦報以全心的愛。那一次朝拜聖體,發生了一個大秘密,一個天主和我之間的秘密,〔看見〕祂的目光,我覺得自己要死了,要為愛而死。我與天主談了許多話,卻沒有說一個字,上主對我說:你是我心的喜樂;從今天起,無論你做甚麼,你的每一個行為,即使是最細微的行為,我看在眼裏都感到歡喜。在那一刻,我感到自己化成了奉獻。我的肉身依舊,靈魂卻已改變;天主現居於我靈之內,一片喜樂,這不是一種感覺,而是知道,知道這是真實的,沒有事物能令它模糊。

例子二:為人祈禱

《札記》一#314一個下午,我到花園去,護守天神對我說:「為臨終的人祈禱。」於是,我立刻與園丁一起為臨終的人誦唸玫瑰經。誦唸完玫瑰經後,我們又為臨終者唸了各種不同經文。祈禱後,一起工作的人便談笑起來。她們的聲音雖然嘈雜,但我仍在心中聽見:「為我祈禱!」我不大十分明白這說話,便走開幾步,離人群遠些,嘗試去弄清楚是誰請我祈禱。跟著,我便聽見這說話:「我是…修女。」當時,我身在維尼厄斯,而這位修女在華沙。「為我祈禱,直至我叫你停止,我快要死了。」我立刻誠心地為她禱告,〔專心想著〕呼出最後一口氣的耶穌聖心。她絕不讓我鬆懈,我從三〔時〕至五時,不斷祈禱,到了五時,我聽見這說話:「謝謝你!」我知道她已經去世了。但在第二天的彌撒聖祭中,我仍繼續虔誠地為她的靈魂禱告。到了下午,收到一張明信片,說那位修女…在甚麼甚麼時候去世。我知道那是她向我說:「為我祈禱。」的時間。
《札記》一#319一九三四年八月九日,星期四晚上朝拜聖體 ,從十一時至午夜,我朝拜了聖體一小時。我為心硬的罪人悔改,特別是那些對天主的慈悲失去了希望的人奉獻這小時。我默想天主為我們受了多少痛苦,祂給我們顯示的愛情有多大,但我們仍未相信祂這樣深愛我們的事實。耶穌啊,誰能明白這份愛情呢?我們救主的痛苦有多深啊!如果聖死仍未能令我們相信祂的愛情,那祂怎樣才能令我們相信呢?我呼喚天國全體,與我一起為忘恩負義的靈魂賠補上主的苦難。

例子三:跨越痛苦

《札記》一#316痛苦是我生命中常隨不離的伴侶。
《札記》一#342痛苦是人間最大的寶藏,它能淨化靈魂。在痛苦中,我們才知道,誰是真正的朋友。
《札記》一#343真愛是用痛苦的溫度計來量度的。耶穌,我感謝祢每天恩賜的小十字架,感謝祢讓我的努力遭受反對,感謝祢賜予團體生活的困難,感謝祢讓我的心意遭到誤解,感謝祢讓我受人侮辱,感謝祢讓我們遭遇到無情對待,感謝祢讓我遭受錯誤的猜疑,感謝祢讓我體弱多病、沒有氣力,感謝祢讓我捨棄自我、死於自我,感謝祢讓我事事得不到認同,感謝祢讓我的所有計劃都被打亂。
耶穌,感謝祢恩賜的內心痛苦,感謝祢恩賜的神枯、恐懼、憂慮和疑惑,感謝祢恩賜的黑暗和心靈黑夜,感謝祢恩賜的誘惑和各種考驗,感謝那些難以形容的折磨,特別是那些沒有人明白的苦楚,感謝臨終的劇鬥和憂傷。

三、熱愛祈禱:
例子一:退省

《札記》一#467這個退省,我一直與耶穌交談,沒有間斷,我竭盡心力,與祂展開了非常親密的關係。

例子二:祈禱

《札記》一#491我走進聖堂時,天主的尊威又再次令我起敬起畏。我感到自己浸潤在天主之內,徹底地浸潤在祂內,給祂滲透,我意識到天父愛我們有多深。認識了天主,認識了屬神的生命,我的心多幸福啊!我的心願是要與全人類分享這份幸福,我無法把這幸福獨鎖於自己的心中,因為祂的火焚燒著我,碎裂我的肝腸。我盼望踏遍天涯海角,向萬民宣講天主的偉大慈悲。諸位神父,請助我達成這心願,﹝任意﹞運用你們最有力的言辭去宣講祂的慈悲,因為,所有言辭都不足以表達祂真正的慈悲。
《札記》二#587有一次,我突然看見榮耀尊威的耶穌基督,祂對我說這些話︰我的女兒,如果你願意,我在這一剎那便可以創造一個新世界,比這世界更美的世界,而你將在那世界裏居住,終此一生。我回答說︰我不要任何世界,我只要祢,耶穌。我很想愛祢,以祢愛我的同等愛情來愛祢。我只求祢一件事︰令我的心有能力愛祢。祢要送給我的禮物令我非常驚訝,我的耶穌,那些世界為我算是甚麼?即使祢給我一千個世界,為我算得上甚麼?耶穌,祢深深知道,我的心快因渴慕祢而死,對我來說,任何事物,只要不是祢,就全無價值。」—— 就在那一瞬間,我甚麽也不再看見,但有一股奇異的力量佔據了我的靈魂,一星奇異的火花在我心頭燃點起來,我進入一種為祂而苦的憂痛中,接著我聽到這些話︰沒有任何人能像你一樣以這樣的方式與我結合得如此緊密,這是因為你有很深的謙遜,和愛我的情很熾熱之故。

例子三:領聖體後

《札記》一#503我的耶穌,沒有祢,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活下去——我的神魂與祢接合一起,這是沒有人可以真正明白的:人必須先活在祢內,才能在他人身上認出祢。

"救主慈悲敬禮"

這個敬禮是從1993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冊封傅天娜修女為真福時,開始大舉傳揚開來的,直到2000年教宗把她冊封為聖女時,達到巔峰。

這是為了提醒人類記住天主慈悲的真理,因為天主的慈悲是聖經已經啟示的真理。(天主慈悲的真理=天主愛人),無論我們是如何罪大惡極,祂仍愛我們。祂希望我們投向祂,好能讓祂祝福我們。祂希望我們認識祂的慈愛,並讓這愛透過我們,惠及他人。

藉著實行嶄新形式的敬禮,為整個世界,尤其是為罪人,呼求天主的慈悲。

耶穌曾許諾,如果我們實行這敬禮,祂便會給予我們所祈求的恩寵(當然祈求要符合祂的旨意)。

按耶穌的意願,我們應在復活節後首主日慶祝救主慈悲節日;教宗在冊封傳天娜修女時,訂定了這天為救主慈悲主日。

救主慈悲節日不但是朝拜天主慈悲的日子,對所有人尤其是罪人來說,也是充滿恩寵的一天-耶穌曾許諾,在當天辦告解和領聖體的人會獲得罪過和罪罰的完全赦免。
敬禮救主慈悲畫像
(即寫有”耶穌,我信賴你!”的耶穌畫像)

這是1931年傅天娜修女在神視中看到的。

耶穌基督在神視中表示,祂渴望這個神視被繪成畫像,畫像下面要寫著:「耶穌,我信賴你!」人們敬禮畫像,可獲得恩寵,特別是善終的恩寵。

畫像代表復活的基督,祂的雙手和雙足都有釘傷。

祂的心射出了一道紅光和一道白光-「白光代表水,能使靈魂成義;紅光代表血,是靈魂的生命。當我憂悶的心在十字架上被長矛刺透時,我慈悲的深處便射出了這兩道光線。」

聖像描繪了天主藉著基督復活的奧蹟圓滿地展示的仁慈。

義人是那些在真理中說話、行動與生活的人

Tuesday, July 4th, 2017
「欺詐的唇舌,為上主所深惡;行事誠實的,纔為他所中悅。」(智12:22)
金牌

1928年阿姆斯特丹世運會。
劍擊決賽。一名意大利選手和一名法國選手爭奪金牌。觀眾屏息靜氣地欣賞兩位決鬥者的技巧。由於義大利選手手臂較長,法國選手的處境頗為不利,為此他的攻擊比較果斷,刺劍與擋開的動作像閃電般快速交換著。
忽然,裁判團介入,比賽停止。一位裁判認為他看到義大利選手擊中了法國選手。群眾屏息凝神,要是法國選手被擊中的話,他就失去了金牌。
而最後裁判們卻一致同意:沒有碰到。
觀眾舒了一口氣。
但這時法國選手除掉面罩,舉起劍套;他走到裁判員們面前,宣佈:「我被擊中了!」
裁決對他有利,但他卻不接受。對他來說,真理比金牌更為重要。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義人是那些在真理中說話、行動與生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