驕傲的陷阱

December 1st, 2017
為什麼驕傲如此危險?
因為它拒絕面對事實。

驕傲的陷阱科羅寧醫生敘述他在蘇格蘭鄉村行醫生活中的一個片斷故事:
五月初爆發了一場來勢凶猛的腥紅熱流行病,主要是孩子們受到感染,而且這疾病似乎沒有隨時間而轉弱的趨勢,儘管我們盡全力醫治,病例卻一天天地增多。到了某個時候,我失去了耐性,我決定找出疾病的來源:一定有一個特殊理由使疾病繼續蔓延。
我所負責的病例有一個共同點:都是飲用了農夫蕭黑德的牛奶。當然我沒有任何證據,只是疑惑罷了,但這已足夠叫我採取行動。次日早晨我路過蕭黑德家門前時,停了下來,為進行一個簡短的訪問。
農場非常美麗:雪白的牆上點綴著攀籐而上的玫瑰,庭院內乾乾淨淨、整整齊齊,周圍的田地也受到良好的照顧。蕭黑德以他的農場而自豪也就不足為奇了。他是個高大粗魯的人,五十歲左右。他的整個生命是以兩個軸心為依據:他從祖先繼承下來的農場,以及不久前他所娶的年青妻子瓊;雖然瓊不大文雅,他死心踏地地愛她。
我敲門時,正好是瓊本人來開門,對我要求同他丈夫講話她微笑著答說:「對不起,我先生不在家,他上市場賣小牛去了,下午才回來。」
瓊確實是一個漂亮的年青婦女,不到二十三歲,她的作風摻合著令人喜愛的機智與無邪。
「那麼蕭黑德不在家了」,我為節省時間重覆她的話說。
「不,」她答說,「但他下午四點回來,您要進來等他還是給他留話?」
我不知道怎麼辦。「蕭太太,我來是為一個不太令人愉快的問題。妳知道腥紅熱……正在蔓延,我在我的全部病人中證實了一點……總之,簡單地說:所有的病人都喝了蕭黑德的牛奶。我要坦率地跟妳講,我想請您讓我們做個調查…看看是否起因來自這裡。」
雖然我的態度很客氣,瓊的臉色完全改變了,她把頭往後一仰,氣憤地大喊道:「腥紅熱!腥紅熱關我們的好牛奶什麼事!我對醫生、您,感到驚奇,要是您是為這個原因來的,您跟我丈夫說去!」她不等我做進一步的解釋就給我吃了個閉門羹。
當天下午我回到蕭黑德的農場,再次敲門;但這次沒有人給我開了。我穿過庭院去找蕭黑德。
到了牛欄,我看到一個伙計正把草場上的母牛牽回來擠奶。我靠在門上觀察那些美麗的母牛各就其位,而後看到伙計大衛拿了一個凳子坐在第一條牛的近旁,靠著它開始擠奶。
我繼續盯著大衛看,他好像病了,頸子上圍了一條小紅圍巾。我慢慢地向他走去,並跟他打招呼。
「啊,醫生,是您啊!」他說,「我沒有看到您,您要喝點牛奶嗎?」
我搖頭說:「不,謝謝,今天不要」。而後我指著他的頸子問道:「你的頸子怎麼了?」
大衛停止擠奶,不好意思的回答說:「沒什麼,醫生,沒什麼大礙。上星期我的喉嚨有點痛,從那時起我感到身體有點虛弱,可是並不嚴重!」
我更為仔細地觀察他。「喉嚨痛!」我重覆說。而後我看到他那雙手在顫抖著:我不用再到別處找理由了。大衛的雙手都脫了皮,正十分忙碌地擠著奶,這說明了一切。我能肯定是他污染了牛奶。
突然間,如雷的說話聲劃破了牛欄的寧靜:「啊,那麼您回來了,您為什麼偵察我的牛欄?」
蕭黑德氣得臉紅脖子粗地站在門檻上,他的妻子跟在他後邊敵視著我。
「蕭黑德,請你原諒,我來不是為干涉您,而是為一件極重要的事」,我指著那伙計又說:「大衛患了腥紅熱,可能是輕微型的,但足以引起大災禍。」我盡力把話說得婉轉點,「很遺憾,您的牛奶坊必需關閉兩個星期。」
「您說什麼?」蕭黑德大叫,又驚奇又生氣,「把牛奶坊關掉?您的腦筋出了問題嗎?」
「請您理智點」,我懇求他,「您沒有任何過錯,不過感染來自您的牛欄!」
「感染?您怎敢說?這裡的一切都非常乾淨!」
「是的,可是大衛…」
「大衛跟其他的一切一樣乾淨」,蕭黑德大叫。「他只是喉嚨痛,沒有別的,現在已好些了,您知道嗎?為了這個原因而確認我們得關閉牛奶坊簡直瘋了。」
「我再次告訴您」,我仍極有耐心地堅持,「大衛得了腥紅熱,他的雙手在脫皮,是為了這個原因牛奶被污染了!」
這時蕭黑德額上的青筋暴脹像要破裂似的,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夠了,我不要再聽您糊說!我的牛奶污染!我的牛奶又純又好又營養,跟以前的一樣!您難道不知道我們家也喝這牛奶?」
他心情激盪地拿起勺子,浸入牛奶,而後挑戰地把勺子舉起,喝了一半,然後遞給瓊,最後灑在腳邊說:「看,這下您該相信了吧,如果您再說一句,就要您後悔莫及!」
我了解蕭黑德的自尊心受了傷,但我必須盡我的職責。我隨即走了沒再說什麼。
我把這情況向衛生署匯報,可是衛生署沒有當機立斷採取必要措施,為的是不與富有的蕭黑德產生太大的問題。
數天後,我在診療所,情緒頗為低落,這時我的同事突然進來,面上帶著奇怪的神情。
「你已經聽說了嗎?」他低聲問我,吞吞吐吐地,「蕭黑德的太太患了急性腥紅熱。」
我震驚了一會兒,而後想起:蕭黑德把勺子遞給了他太太。
「聽說蕭黑德因擔心太太的病情而喪失理智」,卡麥倫醫生補充說。
不久便知曉瓊病得很嚴重,她的體溫一直上升,開始昏迷。星期天我們的女傭珍妮特回家時,告訴我們:「完了,一切都完了,瓊死了。」
六個星期後我遇見了蕭黑德,是我們在他的牛欄相會後的首次。他正從墓地回來,因太太逝世,變得憔悴蒼老。我不知所措地站在路中央,他也幾乎同時無意識地停了下來。我們四目交接,均從對方臉上讀出我們心知這事可以有不同的結局,難過地明白瓊該當仍然活著,快樂地生活在丈夫的身邊,而不是躺在墳墓裡。
蕭黑德向我伸出手來,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緊握著我的手不放。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似死非死

November 28th, 2017
為什麼有時也需要嘲笑自己和自己的工作?
因為往往人並不像自己所以為的那麼重要。

似死非死圖勒修斯是布雷馬城的醫生,他是個非常風趣的人。一天,一個過度焦慮的病人問他,是否還有被活埋的危險。
「絕對沒有!」圖勒修斯肯定地回答,「可是誰由一個現代醫生來診治,那就死定了!」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2017聖召快訊12月號

November 26th, 2017
新一期的聖召快訊內容,包括「聆風樂禱」聖召祈禱聚會、慈幼聖召營、營爆倒數聖召行的消息。

請大家踴躍參與2017″營爆倒數聖召行”﹗
誠邀資深的參與教 友參加第一、 二環節,以行動為聖召祈禱﹗
歡迎年輕一輩的教友參與第二、三環節,與司鐸、修會會士、修女探索回應聖召的歷程,在感恩、祈禱的氛圍中迎接 新的一年!


老虎

November 24th, 2017
為什麼位居國家要職者必須具有節德?
因為這些人常會受到賄賂的誘惑。

老虎法國前總理克雷蒙梭是個十分嚴肅、謹慎的人,這為他贏得了「老虎」的綽號。
一次有個唐突的記者問他:「為什麼您不太受人們的愛戴?」
克雷蒙梭答說:「因為我說實話,時代變得越來越壞,人們應該知足。」
「可是為什麼政治家們也不太喜歡您呢?」記者繼續問道。
「因為我不受賄賂,我不要拿那些想得到好處的人的金錢。」
「這是說您是法國唯一誠實的政治家囉!」
「不!哪裡﹗哪裡!未受誘惑之前大家都是誠實的!」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布丁

November 21st, 2017
為什麼乾淨純潔的環境對人十分重要?
因為有毒的東西會傷害身體,淫穢的事物會傷害靈魂。

布丁有個家庭因十歲的女兒要去看色情電影而產生難題。
「大家都去,為什麼我不可以?」女兒向母親抗議說。
媽媽正在做布丁。「瑪麗安,今天上午我在架子上發現的那盒臭雞蛋到哪裡去了?」她問道。
「丟到垃圾桶裡了,妳問這幹嘛?」
「把它給我檢回來!」
「妳要做什麼?」
「把雞蛋放在布丁裡。」
「臭雞蛋?那可不全都壞了!」
「有什麼辦法呢」,母親答道「但布丁壞了可以扔掉,要是妳把腦袋裝滿了髒東西-那個電影滿是垃圾-妳難道能把妳的頭扔進垃圾桶裡!」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三個篩子

November 17th, 2017
晚上做省察時什麼是當注意的一點?
口舌的節制:我有沒有說別人的壞話?

三個篩子一天,有個人來找蘇格拉底,十分激動地說:「你有沒有聽說你朋友做了什麼事?我應該講給你聽!」
「請等一下」,這位智者打岔說道,「你要對我說的有沒有通過三個篩子?」
「通過三個篩子」? 那人驚奇地問道。
「是的,我親愛的朋友,有三個篩子存在。讓我看看你要講的那件事能否三次通過篩子。首先是真理的篩子,你有沒有查過你要告訴我的全都是真的?」
「不,我是聽來的, 而且…」
「是呀!那麼你一定用了第二個篩子,良善的篩子檢查過了。既然你要告訴我的不是真的,至少有什麼好的吧?」
那人變得更為猶豫了:「不,說不上來;倒是,相反…」
「我懂了!」蘇格拉底打斷了他的話,「好,現在我們使用第三個篩子。讓我們捫心自問,那件使你十分激動的事是否需要講出來?」
「需要,說實在地,我覺得好像並不…」
「總之」,智者微笑著說,「你要告訴我的若不是真的、不是好的、又不需要,那麼就讓它去吧,我們不要再關心它了。」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過錯總是別人的

November 14th, 2017
為什麼我們對自己和對別人所採取的尺度不同呢?

因為自私的愛使我們優惠自己和原諒自己。

過錯總是別人的有個農婦到達市場,她要賣掉牛油和買點米回來。不久她遇到一個米商,生意做成了。大約一小時後,她又回到米商那裡,氣憤地抗議:「你賣給我的米少了五兩,你知道嗎?」
「這怎麼可能?」那人驚訝地說道,「我用您賣給我牛油的秤稱的米呀!」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克尼佩醫生的診斷

November 10th, 2017
關於飲食節德教導什麼?
為生活需要吃飯,不是為吃飯而生活。

克尼佩醫生的診斷有一天,羅特希爾德男爵去找本堂克尼佩神父,這神父因其水療法而出名。羅特希爾德坐在這位謙虛的神父面前,開始列舉他不舒服的地方。
「神父,我感到很不舒服,早晨起來頭痛,整個上午頭昏眼花,午餐後我覺得整個人都垮了。」
「請告訴我」,克尼佩神父打斷了他的話,「今天午餐你吃了什麼?」
「今天,午餐?沒什麼特別的東西。飯前菜是一塊餡餅,而後是蛋花湯、法國鳳梨牛排、紅燒野味…可是倒不如請您告訴我,為身體好我還缺少什麼?」
「這不難猜到」,克尼佩神父答說,「您缺少的只是第二個胃。」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車禍

November 8th, 2017
為什麼知道控制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人?
因為他能克制其衝動。

車禍1984年七月底的一個星期五夜間,迪斯可舞廳的氣氛好極了。雖然如此,一點半左右,比吉特說:「我想回去,誰可送我」?因為那天早晨要舉行她哥哥的婚禮。
格哈德,儘管頭腦不十分清醒,仍表示願意送比吉特和她的女友加比回家。迪斯可舞廳離這三位青年住的村莊:下瓦爾德,只有五公里遠,開車並沒有很多路要走。十九歲的格哈德想要讓兩個女孩看看他開他的新車的本事。他以每小時一百六十公里的速度駛向上費爾德危險的下坡路,但到了最後一個拐彎處,滑溜溜的路面使這位青年失控,汽車突然駛向一邊,撞上了一棵樹給撞扁了。
一小時後加比才得以推開後車門爬出車外。她跑到通往下瓦爾德的路上求救,直到一輛汽車停了下來。由於那女孩仍在驚恐恍惚的狀態中,叫警察到出事地點來的是那位開車的人。
當警員們知曉還有二人被困在卷曲的車中,就叫消防人員來。清晨四點救援終於來到,一名警察立刻開始行動,在糾纏的鐵片中給自己打開了通路,霍然發現兩個受傷者中一個是他的兒子。
格哈德幾天後將會痊癒。加比要住院五個月。但對比吉特,卻回天乏術:在送到醫院的途中去世了,年僅17歲。
她哥哥在星期六同天舉行了婚禮…但所進行的方式與預期的絕然不同。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教區司鐸與修會神父的異同

November 7th, 2017
主題分享﹕教區司鐸與修會神父有何不同﹖
分享嘉賓﹕夏志誠主教
內容﹕ 夏主教指出教區司鐸與修會神父同樣領受司鐸聖秩。
不同的地方﹕

    教區司鐸 修會神父
許諾 服從(主教)、貞潔(按法典的要求獨身)
、簡樸生活。
服從(修會長上)、貞潔(屬個人的許諾)、神貧(沒有私有財產)。
靈修 聖體 聖體、所屬修會的靈修方式。
團體 三級制﹕教區主教、司鐸團、執事團 修會會長、會院院長、團體的兄弟/司鐸。
職務 前線的牧民工作,與堂區的教友關係緊密,生活和工作的地方以堂區為主,長於獨立處事務。 按修會的神恩有獨特的使命和服務園地。
地域 教區 教區/全球各地。

   其中一個分辨教區或修會聖召的元素,是當事人希望在教區服務或想接觸各地的牧民
對象﹔當然也需要考慮個人的性格和傾向。




節德

November 3rd, 2017

節德四樞德的最後一個德行是節德。如果將智、義、勇、節這四個德行以一架飛機來作比喻,義德就是它的馬達,推動的力量。但只有力量還不夠,還需要一個精明的指導:智德,也就是飛行員。勇德和節德則是飛機的兩翼,缺少它們飛機會掉下來。凡不堅強勇敢又不能節制者,很快就會成為不義者。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服從良心

October 31st, 2017
勇德的最高表現是自願為信仰而犧牲性命。

服從良心伊凡.莫伊塞杰是紅軍的一名士兵。據官方的公告,他在1972年因窒息而死。軍方想盡各種方法,不讓他父母在下葬前看到兒子的屍體。但父母執意堅持,而且施加了壓力,棺木終能獲得重開:在場人士驚恐不已,他們發現伊凡是因受到虐待與酷刑,不是因窒息而死去。
發生了什麼事?伊凡寫給他父母的最後幾封信意義重大。在一九七二年七月十四日的信中他寫道:「不久你們將收不到我的信了。我遭禁止談論耶穌基督。」
另一次,他寫道:「他們五天不給我食物,而後問我“你終於改變了思想沒有?”」
在他的最後一封信中,臨死前剛寫的,這樣寫道:「一個嚴峻的考驗在等著我。我必須為誰是真正的基督徒,以及如何活出基督徒的生活作出見證。我不知道這條路會把我帶到哪裡去。」
現在我們知道:這位年青士兵走的是一條引領他去殉道的路。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一人救千人

October 27th, 2017
為一個崇高的目標冒生命危險是什麼意思?
它的意思是:為別人的得救而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

一人救千人一列軍用卡車隊在山坡上爬行。越南如畫的景緻在早晨清澈的空氣中顯得格外迷人。
「中尉」,一名年青士兵問道,「您第一次攻打敵人時也害怕了嗎?」
希爾梅中尉微笑說:「你大概以為我今天就不害怕了?我和你一樣是人。面對危險我也像你一樣害怕。只是久而久之比較不當一回事罷了。」
中尉的回答使士兵布隆多放下心來。這是他首次參加軍事行動。「我以為我是個懦夫」,他承認「因為從我們出發以來,我就怕得很。」
希爾梅中尉被認為是駐扎在越南的法國軍隊中最優秀的駕駛員之一。今天,1948年七月五日,他在一百輛卡車隊中第四輛的駕駛座位上。他的卡車有個詼諧的綽號:「無痛」,因為車上裝滿了軍火和爆炸物,只要打一槍就能使它爆炸。
車隊已越過三個隘口,藏在森林中的越南敵人失去了三次大好機會。現在只剩下第四個隘口,也是最危險的一個,是下到山谷前的最高通道。路的右邊豎立著森林,左邊通向一座約五十米長的峭壁。
頭三輛卡車已經駛上山谷的斜坡,此時,從森林中突然射出幾槍,想要擊中第四輛卡車的馬達以把道路塞住,而可以開始進行屠殺:其餘的車輛就要被困住,置身在攻擊之下了。
希梅爾隨即明白敵人的目標。他的汽車的馬達已經著火,左邊的前輪胎著了地。卡車快要堵住通道時,希爾梅用力把方向盤向左轉,並對他的年青戰友喊說:「跳,跳出去,快點!」這青年直覺地明白中尉的計畫,大叫道:「不,你不要那麼做!」「馬上跳出去,我命令你!」
布隆多打開車門,跳了下去,並在峭壁的一個溝壑裡找到藏身處。希爾梅開著卡車沖向路的邊緣,而後…使汽車墜入懸崖。山谷裡轟隆隆地響起可怕的爆炸聲。
現在路已暢通無阻。布隆多跳上下一輛汽車。整個車隊逃脫了敵人的毒手。
卡車爆炸得如此猛烈,致使希爾梅的蹤跡蕩然無存。他的英勇決定拯救了無數同伴們的性命。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一個輕率的打賭

October 24th, 2017
為使別人震驚而冒生命的危險是勇者嗎?
不是的,勇敢的人只在為達到一個高超的目的才冒生命的危險。

一個輕率的打賭一天,美國俄亥俄州數名學生發明了一種新遊戲:一個男同學和一個女同學面對面地坐在鐵軌上等候火車。火車駛近時,誰能待在自己的位置上越久,便贏得了這場比賽。
這個所謂「坐在鐵軌上」的遊戲,只因一個奇蹟,才未造成兩名青年的死亡。一天晚上,一群微帶醉意的學生正從一個舞會回來。他們中有個名叫莉蓮.拉姆齊的女生,容貌如花似月,風姿優雅動人,這夥人捧她為「小皇后」,她要求她的男朋友和她一同坐在鐵軌上。男朋友不敢不從,怕被認作膽小。他們剛坐下,就聽到一輛快車要來到的響聲。
「顯然地」,那個青年事後說道,「莉蓮寧願被火車壓扁,也不願先讓步。為了救她,我必須認輸。所以我便跳離鐵軌,拖著她走。」
但為時已晚。還好火車只扯掉男孩子的外套,莉蓮卻被火車擦到,肩胛骨和幾根肋骨因而折斷。還有,由於跌倒,臉上留下了無可彌補的嚴重疤痕,破壞了她的容貌。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

一比零

October 20th, 2017
為什麼傲慢令人覺得可笑?
因為沒有做什麼不凡的事卻要受到敬重。

一比零一天,一個狂妄自大的貴族子弟詢問英國名作家蕭伯納:「蕭先生,您父親當過裁縫,真的嗎?」
「當然,是的。」
「那我就不明白了」,那個爵士又說,「您怎麼沒有也成為裁縫?」
蕭伯納微笑著,從頭到腳仔細打量這個問他話的人,並問道:「年青人,你父親是個紳士,真的嗎?」
「沒有疑問。」
「那我就不明白了」,蕭繼續說道:「你怎麼沒有也成為一個紳士。」

摘自梵蒂崗廣播電台—小故事大道理